我区整治路域环境保障“畅安美”
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

周镐:勤政恤百姓 妙笔著华章
40.5K
鄞县为水乡,治水,历来都是一项意义非凡的民生工程。(资料图片)
狗颈塘。(资料图片)

  ■戴勤锋

  翻阅鄞州历代县志,我们不难发现在“名宦”一项,记载着不少为民解忧、务实担当的好官。清代嘉庆年间县令周镐,便是其中之一。

  周镐(1754~1823),字怀西,又字犊山,江苏金匮犊山村(今无锡鼋头渚附近)人、南宋右丞相文忠公周必大之后。祖父宏谕,熟悉海道,于琉球、日本等国经商。父亲宗琳,医术高明、乐善好施,常救人于危难之际,由于长期扶贫济困,以致家里并不富裕。乾隆四十四年(1779),周镐考中举人,此后,他历知景宁、嵊县、平阳、常山、鄞县等县,所到之处,皆有政声,官至漳州知府兼任汀漳龙巡道。史书记载他性情淡泊,志趣高洁,从幼至老,未尝废学。著有《犊山类稿》等。

  初入仕途 丹心为民

  周镐幼时,聪颖异常。其父命他学习经商,同里老儒何芥舟认为他是可造之材,便招至家中传授经史,且分文不取。经教导,遂通经史,遍读典籍。他笃行理学,克己复礼,淡泊明志,食不重味;十七岁考中府学生员,乾隆四十四年(1779),乡试中举。可惜此后科场不利,屡次会试皆不中。因得有司评语“当养气十年而后问世”,便死心不再下科场。

  当时,清廷为笼络汉族知识分子与选拔汉族官员,于乾隆十七年(1752)定制,三科(原为四科,嘉庆五年改三科)不中的举人,由吏部据其形貌应对挑选,一等以知县用,二等以教职用。每六年举行一次,意在使举人出身的士人有较宽的出路,名曰“大挑”。这让已经有举人身份但又没有官职的人有了一个晋升的机会。周镐大概属于那种五官端正、品行优良的“帅哥”,以候补知县身份来到景宁任职。景宁山多地少,每年向朝廷报送钱粮皆为下等。周镐到任后,亲自到乡间调研,并上书为百姓减除赋税。这一举措触犯了一些人的利益,他们常蓄意挑事,暗中掣肘,使他难以开展工作。后因母亲去世,周镐遂回家守丧。

  乾隆六十年(1795),周镐任嵊县知县。从候补到正式上位,身份的转变,使他得以放开手脚,展现自己的才华。县志称他“为政宽猛兼济,释株累,惩奸胥,绥善良,抑豪右,舆情洽甚”。如当时一个叫唐坑的山厂,是个盗贼巢穴,聚众几百,捕役不敢入。周镐知道后,派人摸清底细,并布置内线,等时机成熟后,亲率当地百姓及捕役进山搜捕,将为首者“治如法”,其他人则就地解散。他办案子从不株连无关人员,对那些温厚善良之人,总是安抚善待;而对官府中巧于舞弊的小吏、衙役,以及那些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世家大户,则予以严惩和压制。

  在“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封建时代,周镐能本着“民为邦本”的观念,力所能及地关心民众的冷暖与疾苦,为他们排忧解难,创造安定的社会环境,处处为民着想,百姓自然也不会忘记他,所以两年后“去任时,士民阻饯塞途,有泣下者”。

  治鄞期间 政绩斐然

  嘉庆八年(1803),周镐任鄞县知县。此时的他,已经在县官岗位上兢兢业业工作了多年,他始终清廉自守,多行善政,深得民众爱戴。来鄞后,周镐除了处理日常公务,主要做了以下几件大事。

  抓捕盗匪。嘉庆初年,闽粤盗匪横行浙东沿海,宁波作为大运河终点及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不仅是河海航运的要津,其外洋的舟山群岛还是沿海渔业发达的代表性海域,那些来往于三江口的商船和渔船,无疑是盗匪眼中的一块块“肥肉”。上任伊始,周镐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混迹于江厦街一带,以蔡牵方为首的一伙福建籍盗贼,他们欺行霸市,强取豪夺,渔商们深受其害。

  这伙盗贼平时隐迹在挑夫、小贩之中,一有机会就掠夺财物,要想查获他们非常不易。周镐利用自己刚上任不久,盗贼对他还面生之际,与手下乔装打扮,通过秘密探访,抓获本地十几个通匪者。等掌握证据后,让众人分头行动,一举将蔡牵方及其心腹庄天助、陈鸾等恶徒绳之以法,使江厦街又恢复了往日繁荣的景象。

  教化民众。鄞东姚家浦(今位于鄞州区云龙镇西侧),是历史上文化悠久的姚氏大族居住地,历代曾出过多位名人,如一世的贡元姚子雅、二世兵部员外郎姚世仁、三世户部侍郎姚允让、四世进士姚希、五世扬州判官姚公式、六世名臣姚伯伦、七世状元姚颖等;但到了清朝后期,姚氏家族日渐式微,族人主要以出海捕鱼为业。日子一长,有些人嫌捕鱼辛苦,就开始抢劫别人的渔货和财物,搞得周边海域不得安宁。

  前任知县为了制止这种恶习,上奏朝廷,禁止姚家浦人驾船出洋,若有违者就连坐家人。这下本就贫穷的村民,为了生存就一起偷偷贩卖私盐。一看禁盐太严,又转而行窃。于是姚家浦每月总有不少村民因犯法被抓。周镐见曾名人辈出的姚姓大族成了这模样,心有不忍,于是召集其族人,告诉他们:“天地生人,人人赋以谋生之具,即人人予以谋生之路。耳目手足,谋生之具也。农工商贾,谋生之路也。若以盗贼营生,是犹以卤解渴,以鸠充饥也。尔等各有耳目手足,奈何投死路乎?”众人听了周知县一番肺腑之言,感动得泣不成声,一致表示再也不做违法犯罪的事了。从此,姚家浦村民各自做其擅长的职业,那些没有一技之长的人,就帮盐商在官府指定的销售区域卖盐,各家各户都有了谋生之路。

  固塘治水。狗颈塘位于鄞县西乡(今海曙区石碶街道北渡村东边),位于南塘河中段。因其形似狗颈,故有此名。从整条河流地势来看,狗颈塘处于低洼地段,《鄞县通志》称该处是最为紧要地带,一旦塘倒就会遭受河水外泄、江潮内侵之患。历届统治者对此塘保护和修筑极为重视,据记载,重大的修葺有多次:康熙二十六年(1687),知府李煦、知县江源泽重修。乾隆二十五年(1760)知县高大泽又修。在周镐来鄞之前,当地官员在狗颈塘两端筑起横堤堵闭,于是塘分两截,不但河水为之不通,还留下很大的隐患。

  嘉庆十一年(1806),狗颈塘又毁,百姓不敢修筑,一耗资巨大,二认为此塘有妖。据《国朝邑令周镐重筑永镇塘记》载:“唯狗颈塘则任其废坏,无一人请治之者,询之,土人佥曰:‘此塘有妖,前县历岁蠲修,民力大困,而迄无成功,是以动色相戒莫敢再议。’”于是周镐多次到狗颈塘观察地形,找出了历次修筑无以成功的原因。以前塘下皆用木桩,上实下虚,一旦潮水冲击就会摇晃不止。现在应“大反所为,就其倾陷之处填以乱石,石与水平,然后加土,其上复以巨石甃其两旁”。再因原来塘基过于狭窄,经受不住潮水长时间的冲击,若将原本截成两段的河流填上土石,与塘基成为一片,这样基础坚实,再大的潮水也能抵挡。众人认为这方法虽好,但会导致原来的河道不通。不妨在断河西北岸,买田凿河,用挖出来的泥土,填入废港,这样施工方便,河道也能恢复通畅。周镐听取众人意见,接下来就按此法实施,历经五月,大功告成。“计筑新塘九十二丈一尺二寸,阔十丈,开凿新河九十七丈,阔五丈,又修筑老塘八十五丈,阔三丈七尺,计费缗钱三千八百余贯”。筑新塘,修老塘,凿新河,周镐实施的这次修葺工程,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这对西乡百姓来说意义非凡。

  新塘筑成以后,为加强管理,当地绅士也采取了有效的保护措施:“是塘为患七百年,今而后庶与东钱湖并治,唯是地处旷野,四无居民,脱有渗漏,谁其省视,且恐乡愚之利,吾石而窃取之也,愿加捐千金构屋数楹,以备居守,即以塘之余地十亩零,任垦植,以酬其劳,而前买粮田凿河,亦可如数抵补无阙。”狗颈塘至今能完好无损,与当时专人看管、及时整治是分不开的,并且解决了看管人员的生活来源。周镐期望该塘永久保存下去,认为原来的名字不雅,还特意改为“永镇塘”,寓意永远镇住水患。后人为感其恩德,在塘边立永镇祠,每年春秋两祀。

  如今,狗颈塘作为西乡水利工程,依然发挥着非常大的作用,周镐可谓功不可没。

  徙堰安民。四明水利,江海而外,莫大于东钱湖。此湖旧时之利于农耕,俗称惠及鄞、镇、奉三县八乡。东钱湖四面环山,各山口处设有碶闸,一些沿湖之民为了私利,常用钱财贿赂管理碶闸之人泄水灌溉田地或捕鱼。由于东钱湖经常遭受葑草和淤塞之害,遇到旱期,稍一放水就很容易导致湖水干涸。周镐为严格控制闸门开合,特意添设闸板,用泥封住空隙,使其滴水不漏。为防止管闸之人受贿,还将闸门钥匙至于库中,不到旱季,绝不开闸。

  东钱湖西南八十里有个范家湫堰,为内河要隘,因靠近奉化江,一旦大潮来袭,咸水容易倒灌。对岸为董家跳村(今鄞州区姜山镇东南方向,地处鄞奉交界处),董姓之田距离东钱湖较远,遇到大旱,湖水无法惠及此地;但每当江水退潮时,可以引湖水灌溉。为保丰收,董家跳人经常挖堰放水,近湖民众每年与他们打官司。周镐研究地形后,将堰迁徙于董姓田上,并加厚堰基,上面垒筑巨石,使堰下之田取给江潮,堰上之田取给湖水,这样上下之田的灌溉都得到了保证。这件事,周镐还特意写进自己编纂的《水利纪略》中。

  救灾恤贫。嘉庆十二年(1807),鄞县各乡粮食丰产,而邻邑因旱情歉收,争着来鄞买米。周镐下令县内粮食不许出境,违者处罚。邻县粮贩子以此为由,联名控告鄞县。上司责问周镐,周镐反驳道:“巡抚以一省为家,巡道以三郡为家,知府以六县为家,我作为知县以一县为家。一家之中,尚且担忧温饱,哪有自家并不富裕却去接济别家的呢?”到了第二年春季,米价大贵,贫民成百上千到公堂强讨粮食,周镐对大家说:“现在你们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禁止卖米的原因了吧?家有余粮,乃一家之福。自今日起,贫民以保富民为心,富民以济贫为念。有余粮之家出谷平抑粮价,但不许乱涨。如有外来流民越境闹事的,贫民要保护富民,不让他们抢夺粮食。”同时,他又急令县内富民和乡绅集资为饥民捐献粮食,如此一个多月,直至麦熟,终于渡过难关。这一年,邻县灾情严重,唯独鄞县平安无事。嘉庆十四年(1809),周镐复调平阳。十五年(1810),又回到鄞县任职一年。去时,鄞县百姓建祠祀之。

  鞠躬尽瘁 卒于任上

  周镐因在知县岗位上政绩突出,被朝廷提拔为嘉兴府乍浦同知(知府副职,正五品),历署宁波、嘉兴、严州、绍兴诸府,所至兴利除弊、勘灾恤荒;每当省里有大案未破,必叫他参与,最后总能圆满解决。卸任那天,当地民众拦着道路,拉住马车,希望他留下来继续做他们的父母官。周镐去外地任职好几月了,但乍浦的百姓见面时还常相互问道:“我们的周公,有多长时间没回来了呀?”可见,周镐在百姓心中就像亲人一样,时刻牵挂着。

  道光元年(1821)二月,周镐授衢州府知府。衢州有孔氏家庙(全国仅存的两个孔氏家庙之一,素称南宗,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宋宝祐三年(1255),因年久失修颓败倾圮,圣像被移到了别处。孔庙是推广儒家文化的重要载体,也是祭祀孔子的礼制庙宇和施学教义的学宫之所,如今破败成这副模样,周镐心中十分不忍。他请示上级修缮孔庙,并率先捐出自己的俸禄。全城官佐及五县士民也踊跃捐银、米、木料、砖瓦等,并采深山大谷巨木20余株。正当万事俱备,工程即将启动时,朝廷将他调任漳州知府。孔庙的维修工作,由继任知府谭瑞东接手。这次由周镐发起的维修工作,基本奠定了现在衢州孔庙的建筑格局。

  道光初年,漳州“为闽中剧郡,最难治”。周镐到任后,当时境内民风异常剽悍,经常发生械斗,官府在械斗时不敢出面维持治安,待械斗收场后反而前往收取“械斗费”,胆敢不缴的,官府“即带差役千余人,前往洗庄,房屋树木,一概毁伐”,此等收费,简直与抢劫无异。官场则政治黑暗、贪污成风,明目张胆地纳贿自然毋庸多言,更为普遍的是各种巧立名目的变相贿赂、搜刮民财。高级官员勒索下级官员的财物,下级官员勒索百姓的财物,形成了“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食物链。周镐经过明察暗访,决心将漳州这些乱象从根源上肃清。他向上级建议六个事项:1.造征册以清粮赋;2.严佐亲以专责守;3.肃营汛以制凶暴;4.责家长以训子弟;5.重初辞以防诬滥;6.修教职以化愚顽。周镐这些建议深得上级嘉许,于是他大刀阔斧推进改革,全力以赴攻坚克难。一年之后,漳州的社会环境和官场风气大为改变,士绅和百姓们都非常信任他。

  由于多年辛苦劳累,使得周镐身体每况愈下。道光二年(1822)十月,周镐以力不胜任为由自请辞去漳州知府一职,朝廷没有答应,还让他兼任汀漳龙巡道。清朝时设的汀漳龙道,管辖汀州府之县、漳州府之县,龙岩州。繁重的公务使周镐本就羸弱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道光三年(1823)春,周镐大病,再求卸任,还未上报到朝廷,就于当年四月去世,享年七十岁。皇帝听到死讯,直言“惜哉!”诰授朝议大夫。

  博学多才 文采出众

  周镐不仅是深受民众爱戴的好官,而且才华横溢、文采斐然。

  周镐的诗,或借景以引其情,或借物以寓其意,时而洒脱豪放,时而又细腻婉约。如《留别嵊中父老》,不仅表达了他对嵊县百姓的一往情深;而且语句的表达方式稳中有变,读来不会感到刻板单调。如前八句,两个“叮咛父老”放在开头;接下去八句,先写事实,再提“叮咛父老”;这种语句上的变化,又和两组不同的内容相适应。作用在于加深印象,渲染气氛,深化诗的主题,增强诗的音乐性和节奏感,使感情得到尽情的抒发。清人宋征壁《抱真堂诗话》说:“诗家首重性情,此所谓美心也。不然即美言美貌,何益乎?”周镐的诗就因为出于一片真情,才令人读之动容。他的许多诗作中,写故乡无锡的就有不少。

  周镐还写得一手好文章,且语言犀利、针砭时弊,敢说别人不敢说的话。清政府从乾隆四十年(1775)后开始的积欠亏空,除了贪官污吏对库项的大肆侵吞外,民穷、官困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而想解决两者穷困的问题,周镐认为根本的出路在于发展社会经济,并在此基础上,改变不合理的廉俸制度,革除弊端丛生的捐派。这些话,敢在等级制度森严、文字狱盛行的嘉庆时期提出来,简直是胆大包天。可见,周镐以国家兴亡为己任,早已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

  周镐是乾隆“三山”之一。“三山”即陈兆崙(勾山)、管世铭(韫山)、周镐(犊山),都是清代八股文史上的重要作家。他们以广博的学识,精深的功力,在义理上求深出新,在做法上推陈求变,从而使处于末期的八股文的文学性更加明显,其生命力也得以延续。

  “三山”都擅于议论说理,亦各有所长。周镐精通经籍,又受时风影响,于考据学下过很深功夫,故对题字的把握十分重视。他善析题字,每个字都要细加咀嚼,对汉宋注释也再三斟酌比较,分清题界,取其精义,再相题行文。故其文义理常出新奇,说理十分透辟。如其《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题文,气势开阔,落墨大方,以雄勃之气运华丽之词,将上下古今史实熔铸于短简之中,使商周文采丝毫毕现,义理自然明了于前。周镐的《逸民伯夷叔齐》堪称清朝八股文典范。其题文,起讲放开眼孔,将九州六合之史迹融贯,议论中的,说周文王是夷齐知己,卓识鸿议,新人耳目。后比深思曲笔,议论风发,精辟透彻,真堪惊风雨、泣鬼神。清人沈少潭在其《目耕斋读本》中评曰:“其光引星辰而上,其气沛江河而下,鸿议鸿识,奇文大文也。”在这篇八股文中,周镐以犀利的目光、超人的史识,揭示出如何才能识别君子之过与小人之过。人非圣人,孰能无过,君子与小人的区别在于一宽厚一刻薄,也即仁不仁而已。君子光明磊落,有过不肯遮掩,常以直率而得罪。小人回互隐瞒,有过即会弥缝,常以欺诈而见容。这是极为危险的。全文用推勘手法将君子小人之过剥笋般显露出来,并提出只有观察其心才能区别君子与小人之过。这些见解不仅在当时,就是今天也是有其积极的意义。

 
 
原标题:
编辑:施嘉浩
来源:鄞州新闻网 22-06-10 10:47
纠错:1481280278@qq.com   
 
 
 
  • 宁波公益广告作品库
  • 平安鄞州
  • 宁波,常有新变化

 
新时代基层人大代表履职能力建设的实践与思考
人大代表是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主体,是代表人民行...
关于推进清廉村居建设的 实践和思考
以党史学习教育成果 推动司法为民
加速构建“热带雨林式”创新生态 提升鄞州核心竞争力
集聚各类科技资源服务小微企业 宁波日报头版点赞中物科技园
如何解决科技成果向小微企业转移转化的“最后一公...
人民日报关注!这个社区的志愿服务有何特别?
社区居民齐动手 央视聚焦鄞州社区“微改造”
鄞州公益项目让困境儿童圆梦六一“微心愿”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麦德龙路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区融媒体中心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