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区整治路域环境保障“畅安美”
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

因画结识 以文结缘
——读随笔集《张岪与木心》
40.5K

  ■崔海波

  《张岪与木心》是当代艺术家陈丹青的一本随笔集,记录了他与木心30年的友谊。张岪是木心为陈丹青取的笔名,但他一直没有用过,用在书名里也是对木心的一种纪念。

  陈丹青与木心都是学绘画出身,两人在文学上也很有造诣。我第一次接触木心的文字是在2015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刘欢演唱的《从前慢》:“……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朴素的文字直抵每一个观众的内心,之后我陆陆续续读过一点木心的作品,但不多。

  1982年,年过半百的木心和正值而立之年的陈丹青不约而同前往美国,他们在纽约的地铁上经人介绍相识,从此成为忘年之交。上世纪90年代,两人住得很近,交往甚密,常常在寓所促膝长谈,或是一起在纽约的街头散步,“下着雨,我们撑着伞说话,鞋子进水”,他们说的是软糯的老式上海话。木心刚到美国时,以卖画为生,生活拮据,很多人劝他写文章。他每次写完一篇,总会打电话给陈丹青分享自己心中的愉悦,“我又写好一篇”“像煞摊大饼,又是一只”。有一回木心写完几首诗经体新作,约陈丹青见面,他“摊开我根本看不懂的诗稿,喜滋滋地问味道如何。”有一回则孩子般地急着表功:“丹青啊,这是我写得顶好的一篇散文”。在陈丹青眼里,沉浸在创作喜悦中的木心像一个心无城府的小孩。1983年,木心第一次在纽约的华文报纸上发表散文,他反反复复看着自己印成铅字的文章,然后剪下来,拉着陈丹青去复印店复印,分送给大家。在纽约,木心的朋友不多,他把陈丹青视为知音。“每次分手,我们常会彼此送一程”。朋友送给木心鹿肉和从国内带去的大闸蟹,他一定要请陈丹青分享。1987年,陈丹青在自己的公寓里炒了菜,为木心过60岁生日。

  在《张岪与木心》的开篇《守护与送别》一文里,陈丹青以日记体记录了木心临终前的一些琐碎事情,听他讲人生故事,画他熟睡时的面容,看他签署一份份遗嘱。木心没有家眷子嗣,陈丹青是他身边最重要的人,写讣告、操办葬礼、整理遗稿、筹建木心美术馆等等,陈丹青都亲力亲为,每一个细节力争做到极致,不留半点遗憾。比如他发现木心的灵堂里放的都是假花,很不高兴,马上叫自己的夫人去联系鲜花店,把假花全部撤换掉;木心美术馆开馆之际,陈丹青千里迢迢前往德国,向当地的档案馆商借哲学家尼采的肖像画、手稿、原版书等展品,只为了却木心的一个心愿。

  木心在美国期间,曾先后在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举办个人画展,他去世后,英国大型文献纪录片《世界文明》摄制组专程来到乌镇拍摄木心美术馆,作为该片中国部分的“一个开场故事”,导演认为“木心的作品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山水画的传统渊源。”木心早年毕业于上海美专,从未修过文学课。他在纽约为一群华人开讲“世界文学史”,整整讲了5年,讲座没有固定的课堂,5年间辗转在不同的听课人家中,这些学生都是来自中国的艺术家,尤以画家居多,人数最多的一次有三十多人。陈丹青清楚地记得,讲完唐诗这一节,木心送给在座的每位学生一首七绝,将各人的名字嵌入末句。听课5年,陈丹青积累的笔记共有5本计四十多万字,当时都是手写,他调侃自己“不是一个好学生,但是一个优秀的速记员”。在木心逝世一周年之际,他把当年的笔记整理出版,这就是很多人熟知的《文学回忆录》,该书于2014年获羊城晚报“花地”文学榜年度文学批评金奖、新周刊“年度最佳图书奖”、中国广告协会“年度文化事件奖”。

  木心之于乌镇,可谓少小离家老大回,他15岁出门求学,之后越走越远,2006年,耄耋之年的木心在陈丹青的陪同下回国,在故乡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6年时光。

 
 
原标题:
编辑:施嘉浩
来源:鄞州新闻网 22-05-17 15:32
纠错:1481280278@qq.com   
 
 
 
  • 宁波公益广告作品库
  • 平安鄞州
  • 宁波,常有新变化

 
新时代基层人大代表履职能力建设的实践与思考
人大代表是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主体,是代表人民行...
关于推进清廉村居建设的 实践和思考
以党史学习教育成果 推动司法为民
加速构建“热带雨林式”创新生态 提升鄞州核心竞争力
集聚各类科技资源服务小微企业 宁波日报头版点赞中物科技园
如何解决科技成果向小微企业转移转化的“最后一公...
人民日报关注!这个社区的志愿服务有何特别?
社区居民齐动手 央视聚焦鄞州社区“微改造”
鄞州公益项目让困境儿童圆梦六一“微心愿”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麦德龙路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区融媒体中心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