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区整治路域环境保障“畅安美”
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

[我心深处]槐树下流走的光阴
40.5K

  ■庄雯哲

  槐花,在我的家乡是一种不起眼的小花。一串串,洁白如雪,折下,身边总会环绕着一阵阵清香,不浓郁,却有“暗香盈袖”的滋味。

  在我的家乡,从小到大,不管是谁,都与槐花为伴,人人都爱闻槐花香,人人都会做槐花糕。槐花糕用料简单,只需几串槐花,几斤糯米,少许白糖足矣。家乡的槐花,开得有些反常,春、夏、秋都开,不过,以春末夏初最为繁茂。

  儿时,我和我的玩伴们总会相聚在槐树的周围,不用提前打招呼,我们都能闻到那快盛开的味道。我们只要一放学就不约而同地来看槐花开了没有,好像只要盯的时间足够长,它就会更快开放似的,因为我们知道,槐花开了,暑假就快要来了,外婆就能给我做槐花糕了。待槐花盛开之时,我总喜欢拿个篮子,爬上槐树采槐花,每当我从槐树上拿着大把槐花往下看的时候,总能瞧见外婆急切而又充满疼爱的眼神。虽然现在已记不清那时候外婆都说了些什么,但是那个充满爱意的眼神我至今都无法忘怀。

  槐花糕的做法其实很简单:摘下槐花,用水冲洗,再在阳光充足的地方晒上一天。嫩白的槐花像洗了个冷水澡还没擦干的雕塑一般,在阳光下散发着幽幽清香。然后,将糯米蒸熟,捶烂,直至看不见完整的米粒。而此时的我,总会偷偷抓起一把糯米,放入嘴中,只可惜,这时的糯米淡而无味,我总会对着外婆嚷嚷:“外婆,槐花糕做失败了!”不管我嚷嚷了多少次外婆也不生气,只是过来轻轻拿走我鼻尖上粘的糯米粒:“小馋猫,年年你都这样,以后外婆干不动了,就全都得靠你自己做了!要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随后,将晒了一天的槐花切碎,撒入糯米中,再加入白糖,捏成伞形,放入蒸锅中蒸上几分钟。外婆的手法极其熟练,虽然年龄大了,但外婆还是不希望别人插手,她说这是她最喜欢的环节。而这时的我,总坐在外婆身边盯着她愈发花白的鬓角发呆,外婆讲的故事无非是关于槐花糕的种种,这些我早已滚瓜烂熟。知道蒸完槐花糕,总要先在冰箱里放上一会儿,只有冰冰凉凉的槐花糕才是味道最正宗的,但外婆每讲到这些,浑浊的眼神中总会探出几许少有的神色,那样子仿佛看见了小时候槐树下的外婆。

  槐花糕,其实与桂花糕差不多,口感也有相似之处,只是我更爱槐花糕,因为它不似桂花糕一般香腻,它自有淡雅的一股子香味。每每吃时,我会先嗅一嗅,再放入嘴里,等着槐花糕在嘴里慢慢化开。

  如今,我已离开了故乡。而槐树还依旧存在,只不过变得“苍老”了许多,我再也没有机会吃到令我魂牵梦萦的槐花糕了。因为那个为我做槐花糕的外婆早已年迈衰老,再也不能为我做槐花糕了,但我每次来到外婆面前,外婆总会轻声说着要为我做槐花糕,还试图从床上爬起来。

  我来到槐树下,这里早没了和我一起等槐花开的小伙伴。我望着满树雪白的槐花,槐花开了,但再也没人做槐花糕给我吃了。

 
 
原标题:
编辑:陈珊云
来源:鄞州新闻网 20-05-12 14:44
纠错:1481280278@qq.com   
 
 
 
  • 宁波公益广告作品库
  • 平安鄞州
  • 宁波,常有新变化

 
疫情当下,G7线下峰会能否成真
东京奥运延期,“算不完”的经济账
美国宣布对巴西实施旅行限制措施
里约侨胞向巴西百姓捐赠“米袋子”
乌克兰政府公布逐步放松隔离措施方案
巴基斯坦一架客机在卡拉奇坠毁
俄金矿出现集体感染 军方介入隔离
朴槿惠案终审 检方建议量刑35年
外交部:坚决反对美售台武器
土耳其提税助力经济
聚力“一地解矛盾” 聚智“一网管全域” ——解码全域治理现代化的“鄞州样本”
鄞州区残疾人阳光家园(工疗机构)建设实践与思考
中小学线上教育建设实践与探索
鄞州升级全域治理亟待解决好连片公租房社区五大治理难题
小村庄有大智慧
“明星村”的荣光是如何找回的?
政企合力稳外贸,浙江卫视深度聚焦鄞州解法
浙江日报整版解读乡村振兴的“鄞州解法”
三月春光好 浙报头版关注鄞州春耕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