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区整治路域环境保障“畅安美”
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

童蒙之夏
40.5K

  □米丽宏

  小时候,总觉得一年里夏天最有趣,鸟兽虫鱼什么的,伙伴儿多出了一大圈。

  我们逮蚂蚱,扑蝴蝶。逮到了,装在篾笼里,托在手上,像欣赏一部童话剧。普通蚂蚱,学校小路边随处能捉到,那真算不上稀罕。我们要捉的,是那种名叫“大王绿”的家伙,个儿大,有劲儿,后腿一蹬,弹出去十几米;展翅一飞,几丈开外。据说,它的胸部有一个大大的“王”字,特威风。但它后腿上还有尖锐的刺,这让我们吃尽了苦头。好几次,眼看十拿九稳了,它一弹蹬,腿刺扎得我们的手洇出了血,尖剌剌地疼。

  假如你手一松,它趁机“倏”一下,远去了。

  有一回,一个男生捉到一只,那厉害家伙被他制服了,托在掌上,拨过来、翻过去地看。我们到底没有找到那个传说中的“王”字。

  扑蝴蝶,是女孩儿天生的本事,我们捉过很多蝴蝶。有次,捉到一只黄底黑纹的大蝴蝶,大家细看之后,竟生出几分恐惧:那黑花纹活脱是只猫脸,露出一种诡异的神气。后来,一看到那种蝴蝶,我们便大呼:“猫脸猫脸!猫来了!”

  有天去菜园,我娘指着一粒紫红大枣样的东西对我们说,那是蝴蝶的前辈子——蛹。嘿!这是真的吗?傻乎乎木呆呆的蛹,转眼会化蝶飞天?太奇怪了。

  我不禁生疑,我呢,是不是也是由一只什么虫子化来的?

  每在外面蹓一大圈回校,会看到教室的地面,已被值日的男生用水泼得湿湮湮的,散发着雨后才有的气息。那时,午后的教室热得像蒸笼,且有几十个天然小火炉时时熏着,热得实在没法呆。不知谁想出了井水泼地的办法。于是,班里的男生被分成几个组,轮流去井上汲水,抬回来,瓢泼。拔凉拔凉的井水,一瓢过来,带一股子凉气,舒服得让人想打颤。

  泼完地面,讲台上留一桶井水。谁想喝,就跑到桶边,嘴贴近水面,牛犊一样“咕咚咕咚”喝一气。有时,老师从办公室带几粒糖精放水里,那水眼见一截儿一截儿下降,有人肚子鼓得像小鼓。

  放学,我总喜欢踅到村东三姑家一趟。三姑父种了二分甜瓜地,他家寄放着我的馋虫。

  一见我进门,三姑就放下手中活计,快步到院子东旮旯的小水井旁,移开井盖,去提溜吊在井里的甜瓜。瓜香凉冰冰袭来,让人忘乎所以。我接过来,袖子一抹就开啃。

  表弟嚷嚷:“红毛表姐,又来俺家吃甜瓜!”

  我斜他一眼,也不示弱:“就吃,就吃!俺姑父种的,碍你啥事儿?”

  表弟不干,也要吃。姑说:“你的那份儿,昨天吃啦!再吃要等下一回喽!”

  表弟在一旁眼睁睁看我吃完最后一口,哇地哭出了声!

  口福已尽,我心满意足。姑姑姑父相视一笑,说:“回家去吧,甭往别处跑啦!”跑出门,我还听见姑喊:“别瞎跑,往家去噢!”

  嘿,好像我是个小野子似的。其实,我就想在村边溜达一圈,还能跑哪儿呀?这不怪我,要怪,就怪这夏天太好玩了呀。

 
 
原标题:
编辑:陈珊云
来源:宁波晚报 19-09-03 13:00
纠错:1481280278@qq.com   
 
 
 
  • 宁波公益广告作品库
  • 平安鄞州
  • 宁波,常有新变化

 
特朗普称考虑与马杜罗会面
北京:三类人群必须全面核酸检测
特朗普重启首场竞选集会
特朗普首次竞选集会遭遇冷场 美媒:彻底失败
澳航多数国际航班停飞至10月底
德国继续实施社交限制等防疫措施
巴黎:埃菲尔铁塔准备重新开放
美国21个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上涨 美专家预计第二波高峰正在到来
世卫组织总干事:中非特别峰会对于全球团结抗疫十分重要
西班牙国王:希望实现西中两国关系更大发展
试论沙孟海在当代书法发展中的典范意义
关于在基层治理中加强物居业三方有机协同的思考
聚力“一地解矛盾” 聚智“一网管全域” ——解码全域治理现代化的“鄞州样本”
鄞州区残疾人阳光家园(工疗机构)建设实践与思考
小村庄有大智慧
“明星村”的荣光是如何找回的?
政企合力稳外贸,浙江卫视深度聚焦鄞州解法
浙江日报整版解读乡村振兴的“鄞州解法”
三月春光好 浙报头版关注鄞州春耕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