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区整治路域环境保障“畅安美”
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

旧时月色 | 动听的渔歌谣
40.5K

  作者 谢良宏 朱忠海

  初夏的一天,老朱伯在村文化中心礼堂,有声有色地唱起了他久违了的渔歌谣。悠长苍凉的调子,与老朱伯脸上的皱纹、面部的表情,似复活了一段久违的记忆。

  鄞东滨海的咸祥、瞻岐有着悠久的渔业生产历史。渔歌渔调渔谣渔号的一些民间口头艺术,在这片靠海的土地上也传承着不同的渔业史。

  如今的这些地方,下海捕鱼渐渐减少,捕鱼的流网技术也少有传承,能吟唱渔歌渔谣的人更是少有。老朱伯用略用沙哑的嗓子,吟唱着忘了歌词的《十二月捕鱼调》,引领我们去回顾这段难忘的历史。

  过去鄞东沿海一带多以“半籍渔盐之为生”,捕鱼也是重要的谋生手段之一。在悠长的岁月中,渔民们取木、造船、织网、张帆、背纤、拉网、起锚、拔篷、收网、捕鱼、贩鲜、售鱼、运货、卖物……每一幅劳动的生产生活场景都与“渔”字有着密切的关联。不知不觉中,渔民们开始一边劳作一边喜欢随口哼唱,并由此产生了渔歌。

  渔歌分深海、浅海两种。深海由作业渔民吟唱,浅海有渔民也有劳动妇女吟唱,歌词大多委婉动人。根据曲调,又可分为歌、谣、号三类,每个类别还分成小类,如渔歌分为情歌、劳动歌和生活歌。

  所有的歌、谣、号,都经渔民们自编自演自唱,且内容通俗易懂,语句朗朗上口,十分婉转动听。渔歌能延续至今,也是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精髓之一。

  渔歌的风格随内容而变。有委婉,有粗犷,有悠长,有短促,有豪气,有悲苦,在反映或传授相关生活生产的知识和体验外,还能感受到渔民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领略生命的坚韧,体会粗犷艺术的震撼。

  渔歌里的船歌,风格鲜明。著名音乐家周大风写的渔歌是这样吟唱的:“张大哥,李大哥,大家一道唱山歌。你理网,我把舵,金鸡护虎两面过。这里的鱼儿大又多,大鱼小鱼入网啰。鱼呀抲嘞满船多,一重租税二重课,再加海盗多折磨。鱼价便宜米价大,叫我咋样养老婆!”这首渔歌,先是反映渔民劳作的情景。唱到下阕,歌词一转,又感叹起渔民生活的艰难困苦,歌词情景交融,发自肺腑,听了的确感人。

  一些渔歌明显是知识歌,一问一答中给百姓上了一堂生动有趣的知识课。如:“啥鱼好吃头太大?啥鱼好吃刺太多?啥鱼好吃吃半边?啥鱼好吃脚爪多?” 接下去便有人悠悠答唱:“黄鱼好吃头太大,鳓鱼好吃刺太多。肉鳎好吃吃半边,乌贼好吃脚爪多。”

  这样的渔歌,活泼风趣,听了令人会心一笑。渔歌没有正式曲谱,大多由当时的民歌手、小贩、船(渔)民即兴演唱。嗓音好的唱得响亮,嗓音差的唱得轻点。但也有一部分则依附了当时的一些民间小调,如马灯调、紫竹调、五更调、荡湖船调等。即兴填词,张口唱来,因而显得十分生动,听的人往往会捧腹大笑,随声附和张扬。

  除了渔歌外,有渔谣、渔号。渔谣有很多,主要是反映当时船(渔)民生活的困苦和艰辛。如:“天当被,水当床,吃吃咸卤汤,脚娘肚当米缸。”“困困湿舱板,吃吃雨淘饭,扯铃扯八角(张渔网),日夜摸鱼虾。鱼虾摸来给别人,自家吃点豆腐渣。”还有反映海上劳作或生活艰险的,如“船过浪岗山,不翻也要翻。船到猫头洋,哭爹又喊娘。三寸板内是眠床,三寸板外见阎王”。

  渔谣的句式很短,且言简意赅,通俗顺口。语言的感染力很强,所反映的生活具有真实性和震撼性,听了使人肃然起敬。

  渔号,亦称劳动号子。声音响亮,短促,多在造船、推船、下网、拉网、起篷、转篷、摇橹、拔锚、渔货出入舱,或驮物、拉纤中哼唱。哼唱有单人、双人、多人。如把船推扛下水、渔网从水里收起时,领头者先哼一下,众人就会跟着哼一句。记得前两年我去岱山的秀山岛海上渔家乐看渔号渔歌哼唱表演,就佐证了这一唱法。

  吹海螺号,用大的海螺壳,多为开船出海和海上作业时,渔船联络用。据说越大的螺壳越难吹响,当船老大拖起长音喊出“开——船——啰”,海螺号会马上发出“呜呜——”响声。有时在大海上遇到大风浪和其他紧急情况时,都会按事先的约定而吹响海螺号。海螺号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还能经常听到,至后来由于通信发展便渐渐消失了。

  所谓的渔歌,是听着老一辈捕鱼的人在唱,听着听着大家就听会了。有的还自编歌词,再把新的渔歌传承下去。渔船出海,渔民们劳作时唱歌,开心时唱歌,风调雨顺时唱歌,满舱归来时更要唱。一艘船,两艘船,满大舱鱼装着。老大唱着歌,下面也跟着唱,大家都表示开心。

  这场景,宛如一幅浩气的画面:在宽阔的洋面上有几艘组队的船,趁着天气晴好,拉开了悠悠的调子。你喊一句,我应一声。一来一回,一唱一和,好不开心,干活的劲头更足了。就算是不喜欢唱歌的船老大,也会笑骂几句。在船上,渔老大就是船队里说一不二的人。一般他说不能干的事,渔民们是不能反对的。只有唱渔歌,怎么也禁不掉。谁能阻止这欢乐的声音发自内心,冲出来,冲出口,冲到洋面上打转哩。

  千百年来,渔民们自己编创和流传下来的一些渔歌、渔谣和渔号,如今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与发展,也正在慢慢地消失殆尽。今天的年轻人已经很难再听到这些浑厚粗犷、豪气奔放,富有勃勃生活气息的渔歌渔谣与渔号了……

 
 
原标题:
编辑:王世杰
来源: 19-08-05 12:44
纠错:1481280278@qq.com   
 
 
 
  • 宁波公益广告作品库
  • 平安鄞州
  • 宁波,常有新变化

 
疫情当下,G7线下峰会能否成真
东京奥运延期,“算不完”的经济账
美国宣布对巴西实施旅行限制措施
里约侨胞向巴西百姓捐赠“米袋子”
乌克兰政府公布逐步放松隔离措施方案
巴基斯坦一架客机在卡拉奇坠毁
俄金矿出现集体感染 军方介入隔离
朴槿惠案终审 检方建议量刑35年
外交部:坚决反对美售台武器
土耳其提税助力经济
聚力“一地解矛盾” 聚智“一网管全域” ——解码全域治理现代化的“鄞州样本”
鄞州区残疾人阳光家园(工疗机构)建设实践与思考
中小学线上教育建设实践与探索
鄞州升级全域治理亟待解决好连片公租房社区五大治理难题
小村庄有大智慧
“明星村”的荣光是如何找回的?
政企合力稳外贸,浙江卫视深度聚焦鄞州解法
浙江日报整版解读乡村振兴的“鄞州解法”
三月春光好 浙报头版关注鄞州春耕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