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系列人物专访
我区整治路域环境保障“畅安美”
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

【风物人情】蛏浴泥而居
40.5K

  ■寒石

  古往今来,许多文人骚客都把西施舌作为蛏的雅号用。宋胡仔有部《苕溪渔隐丛话》,里面的《诗说隽永》云:“福州岭口有蛤属,号西施舌,极甘脆,其出时,天气正热,不可致远。吕居仁有诗云:‘海上凡鱼不识名,百千生命一杯羹。无端更号西施舌,重与儿曹起妄情’。”这里所指未必是蛏,但意思是一样的。《宁海县志》载:“蛏,形狭长如指,一名西施舌,言其美也。”“灯火楼台一望开,放杯那惜倒金田。朝来饱啖西施舌,不负津门鼓棹来。”清代诗人张焘《咏西施舌》颇负盛名。李渔的《闲情偶寄》也说:“海错之至美者,人所艳羡而不得食者,为闽之西施舌江瑶柱二种。”为何人人艳羡而吃不到?当然是那个年代交通运输和保鲜技术局限所致。至于相关传说,这里就不说了。倘若蛏(蛤)真是西施化身而来,谁还敢吃?

  蛏肉质之嫩白,确非其它贝类或鱼类所能比拟。它的白,天生丽质,天然去雕饰,也非满大街靠护肤美白营养品填补滋养的古今女神们所能比拟。蛏浴泥而居,一生都生活在泥里,准确说是在滩涂里。它与外界接触的通道是两根自备的嫩白肉管,与海水(退潮后与大气)贯通,使得自己可以生活在憋闷的滩泥里,悠然自得。

  蛏子属软体贝类动物,呈狭长的指形,披两片脆而薄的壳,白里泛黄,透着肉色,犹如理发师手中的剃刀。蛏生性胆小,喜生长在江河口、浅水湾、低潮汐的滩地软泥沙海涂穴居。对蛏来说,细腻的沙质滩地或纯泥质滩涂才是其栖身处。凭它的先天条件,也只有在这种质地的滩涂上有自己的容身之所。它没有爪、足、鳍,又没有坚硬的外壳保护,在砾石滩或礁岩间生存几率几乎为零。它那脆弱的外壳别说抵御天敌,估计稍大的砂粒挤压都受不了。相比之下,它更适合生活在纯泥质滩涂里。在泥涂里,蛏可获得更丰富的物质营养,而经营穴居则几乎达到随心所欲境地,只要愿意,它可以把穴居深潜到近一米。在这个深度,蛏是无所畏惧的,人类也拿它毫无办法。对于人类来说,采挖一枚蛏,在泥泞的茫茫滩涂上要深挖一米,他宁愿不吃蛏。当然,蛏也可以选择在一厘米甚至更浅的深度上安家,这是蛏最舒适的深度空间,它的两根管子直伸上来正好与清澈的海水或空气贯通,从中汲取营养,同时可以从容把污物和泥沙排泄出去。而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它在突然向外吱出一柱水的同时,甚至可以施出金蝉脱壳之计——卸掉两根管体,身子迅捷往深度空间下潜。对于那些初级掠食者来说,获得两枚蛏白嫩的肉管已属意外惊喜了。在这片理想的泥涂里,蛏游刃有余,生活富足,心态澄静。那里出产蛏因而也最丰硕肥嫩甘美。宁波的象山港沿岸、台州的三门湾以及温州乐清沿海滩涂,皆是。尝蛏子,去这几个地方就对了。

  细沙质滩涂也有蛏出产,只是品质上相对要欠一些:壳厚硬一些,个瘦小一些,肉韧老一些。适者生存,这是蛏为适应生存环境所作改进,没有办法。当然若说口感劲道有嚼劲一些亦无不可。见过两段视频,其一曰:某地采蛏,开辆沙滩车上去,后面拖一长块厚沉木条。木条过处,坑洼起伏的滩涂被抹压得平整光溜。拎篮提筐的采蛏人候一边看,哪儿滩面冒泡,有新穴吹上来,就拿一根带钩的铁丝儿往洞里一钩,就能钩出枚蛏来。另一曰:有人在滩涂上,往一眼眼穴口上撒盐,撒过几处,回头一看,一枚枚蛏自觉竖着从穴里抽出身,采蛏者就只剩把那些“主动”献身的蛏捡进桶里的事了。

  到江南某片水汪汪、黝黑的泥涂里,又是另一回事。潮水退了,踩着木泥马的赶小海人在广袤的滩涂上睃巡,他们捡泥螺、毛蚶、虾蛄、望潮和来不及跟潮水一起遁去的虾、蟹、鲻鱼等。当然也捡蛏子,但那多半是被潮水荡豁了穴、打晕了脑或一时忘了把肉管收回去的很小部分蛏,外快了赶海人。更多的蛏一遇动静,就收缩阵地,把自己深藏在穴居里,安然期待下一波潮水的到来。蛏在下潜同时,常要先吱出一柱水,以缩小体量,潜得更快,更利索。于是,常见这样一幕景观:人在滩涂上走,前后左右、此起彼伏,会吱起支支水柱,像片片小型的音乐喷泉。吱水地方往往都有两个挨着的水眼,这就是蛏居,下面就住着枚蛏子。这就意味着,到一片滩地,吱水越密,越久,蛏子就越多。当然也难免遇到这种情况,有时候明明见那穴眼吱水了,却怎么也挖不出一枚蛏子。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蛏潜藏得太深,在你够不到的地方。赶小海的也有老实巴交者,当他认准一片水柱旺盛的滩涂后,就躬下身子,一心一意采挖蛏子:用手一捧一捧地把黝黑的滩泥翻上来,那些藏得不深的蛏就这样被暴露在天光下。

  一枚刚从泥涂里翻耕出来的蛏,它的白,基本属于暗夜里闪过的一抹月光。比夜更黑的滩泥把蛏裹抹得严严实实,让人乍一看,以为两者有着同样的基因。两根支在外面的有“美人腿”之誉的肉管,也黑得像两支古老的烟囱。蛏出水后,要靠自身储存的水分滋润,以保持身体的湿度。于是,蛏的白,在一次次的濡湿过程中一丝丝展现出来,就像暗夜透过层层云翳洒下的月光。我们上菜场,见到的两种蛏子,一种就是连同滩泥一起、黑糊糊里偶尔泛着片月色的干蛏子,另一是被商贩们冲洗干净、养在水里,果然白得水嫩、呈美女健康肤色的水蛏子。许多人没经验,或贪现成,冲着白嫩水蛏去了。内行人则更多会选择黑泥糊身、饱满结实的干蛏子。蛏是滩泥里的事物,有泥护身,可以让生命延续得更久,一旦被淘洗干净,又水养了,貌似美白,其实生命已差不多到尽头。糊泥的新鲜干蛏购回家后还能放几天,吃前三四小时把蛏洗净,后水养,水里撒适量的盐,再滴几滴食用油,蛏就会自动把肚里的泥沙吐净。或许,这就是所谓遵循自然规律吧。

  “沙蜻四寸尾掉黄,风味由来压邵洋;麦碎花开三月半,美人种子市蛏秧。”中医认为,蛏子肉味甘、性寒,入心、肝、肾经,具有一定的食疗作用。宁波宁海长街一带,濒临三门湾,气候温润,海水咸淡适宜,泥质滩涂松软肥沃,饵料丰富,是贝类生长的天堂,所产蛏子个大、肉嫩而肥、色白味鲜,是著名的蛏子之乡,长街蛏子名闻遐迩。宁波人吃海鲜遵循一种规律:愈是质地鲜嫩的海味吃法愈简单,不是水焯、清蒸、白煮,就是直接生吃。蛏也一样:水开了,放点盐、黄酒,加入葱姜,然后推入蛏子,水复开即可盛盘上桌了。这时候的蛏子水嫩清甜甘脆,口感最佳;火候稍过就老了,肉质收缩,味道就明显不一样。蛏另一种民间吃法是用雪菜汁带壳干烤,成品咸香鲜,有韧劲,过饭下酒两宜。当然,蛏也不妨烹炸煎炒溜,无不鲜美!只是,个人口味,感觉还是上两种吃法对味。

  蛏浴泥而居,是污浊阴暗的环境造就蛏的圣洁美白,还是天生丽质,本性使然,相信不同人心里有不同答案。

 
 
原标题:
编辑:陈珊云
来源:鄞州新闻网 19-03-13 14:36
纠错:1481280278@qq.com   
 
 
 
  • 宁波公益广告作品库
  • 平安鄞州
  • 宁波,常有新变化

 
普京与金正恩将于4月底前举行会晤
巴黎圣母院起火点可能位于塔尖下方
欧盟开列对美国产品征税清单
土耳其与伊朗欲设特别结算机制
美代理防长称朝鲜试射武器并非弹道导弹
“落户放开”不等于“楼市松绑”
人脸识别技术广泛用于线下支付取快递等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奔驰:未向客户收取金融服务手续费
智能自助洗车服务悄然兴起
城市精细化管理的现状分析及对策研究
近几年鄞州区城市管理水平提高很快
深化推行小微权力清单制度的实践与思考
鄞州乡村振兴之路调研与思考
加强社工队伍建设 筑牢社区治理根基
鄞州公安局长为中小学生上安全教育公开课
校园师生安全是最让人牵挂的公共安全
鄞州城乡春节年味浓游兴足
鄞州第三条东西大动脉通车了!
2018年岁末鄞州公共法律服务建设又有新动作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