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系列人物专访
我区整治路域环境保障“畅安美”
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

【思想散墨】植树畅想
40.5K

  ■慕雨

  那天早晨,我醒来后的第一个念头竟是:“想种一棵树。”晨光熹微,我的思维却清晰透亮:若我一出生,父母就为我种了一棵树,与树同成长,现在,那树一定长得很有规模了。每年植树节前后,我的感慨总悄然滋生。

  有人说,“种一棵树最好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身居城市,种树这桩“简单”的事,竟成为奢侈的梦想。想依着自己的私心去种,种哪儿呢?在城市,树都是被列入规划的,在各个小区,在道路边上,果树是鲜有的,设想在马路上,入秋,树上一概挂上橙黄青绿的果子,然而,车来车往,被尘土与汽车尾气浸染的果子,早失去了食用的价值。与果树的梦想并不契合。所以,要么以开花为使命,要么以长叶子为美,人们赏花、赏叶,又净化空气,各取所需。这些树从农村迁徙到城市,走出广袤的空间,带着对故土的留恋,在一种更深的孤独感中越陷越深。若我不管不顾树的孤独,执意去种,多增加一棵孤独的树,我又于心何忍?

  如果真能植一棵树,我会将它安在农村。可是,哪里才真正适合树成长呢?农村洋房前面,已然腾不出更多的地,水泥路代替鹅卵石路很久了,院子里为轿车腾出一大块地,车是流动的,而树需要扎根、成长,一旦种下,一时半会挪移不了。不过,若去除占有一棵树的私念,倒是可以考虑种到山上,在大自然的风霜雨雪中,缓慢地生长。山上贫瘠,一棵树长到灌木大小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若是大树,则需几百年。不过,也视树种不同而不同。据说,生长速度较快的是泡桐,约需五六年就能长成大树,而松树、樟树等树的性格可就温吞多了,传说中的金丝楠木更是将时间磨得丝线一般。木材珍贵与否,与其生长速度应存有深度关联。四十年,或许只是大多数树寿命的十分之一,而对一个人来说,已接近半生,这么一想,植树的价值,颇有敬畏生命之意。

  我是受着树的意念长大的,树的精神悄悄地熏陶着我,若再亲手植下一棵树,也算是一种回馈。从小,我被乡村小学边上的两棵大樟树注目,被山上遒劲不阿、自然生长的树影响,我徘徊在村子里一棵棵桂花树、石楠树中间,与它们无声地对话。少年时,在老师的带领下,在一座叫福泉山的山上,我种过几棵树,种后,却再也无法“认亲”。一直以来,它们听任命运的安排,无论寒暑与晴雨,不知疲倦地努力——没人看见,独自煎熬着,在夕阳残照或者朝阳初升中,不停歇地陷入自强,因未曾领受过城里的树的雅致与宠幸,只与山相依,与近旁的藤蔓为邻,它们的喜怒哀乐升起又落下,潮水般此起彼伏,冷暖自知,从此养成了自在与安然的禀性,坚毅与坦荡的心性。若我真能植下一棵树,时不时看望,便是反观自己,更深地反哺生命。

  假如我能再植一棵树,我会种什么树呢?树,青、奇、清、雅各有千秋,更难能可贵的是它们坚持、耐心的精神内核,我向往植树的原因,大抵如此。法国著名作家加缪说:“我们希冀透过人的面孔得到的秘密和狂喜,也可以从石头那儿得到。”一块石头尚且如此,树的秘密更能被浅显地捕捉:关于树的语言和树的精神向度,枝桠疏朗或紧密,树干分叉,枝叶繁盛,手掌般擎起一方天空。随着时间推移,树与人的精神是不是将趋于类同?若植不了树,取名便成为一种选择,如人们常取“楠”“梅”字为名,源于一种希冀,一种象征。“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更是时间与精神财富的见证。梅树不错,山茶花树亦可,都是在冬天开放的花树,不畏冬寒,不与群芳争艳,其余季节,绿叶葱茏,与自己对话,真好。

  然而,并非所有的树都能安然地与自己对话,其不断衰竭的生命力,常常以看不见的速度递减,这大约可归咎为植树失败。去年夏天,小区里的一棵树浑身上下都像烤焦了,叶子通红,某天终于支撑不住而倒下,那一刻,我心里五味杂陈。过年时,去浦江县城金狮湖一游,见湖中一棵呈六十度倾斜的梧桐树被重点圈起,紧靠着岸,努力挺直腰杆。上阵子回老家,忽见村口新栽了五棵树,裸着枝桠,因而叫不上它们的名字。我猜想它们的使命,只是装饰。并非土生土长的它们,是否会水土不服?从而像城里的树那样,骄矜而自恃,终将遭受一场苦难,结果未可知。

  那个早晨,我久久凝视着阳台前一棵还裸露着枝桠的樱花树,想着是谁所栽植。几只麻雀扑棱棱飞来,停在其上,从这个枝头跃到另一个枝头,它的脖子不住地左顾右盼,尾巴上下摇曳,忽而降落到地上,一啄一啄。鸟儿离开很久后,那树枝还在来回颤动。停在树身上的事物来了又走了,而树呢,依然驻扎在泥土中,它哪里都不去,也哪里都去不了。它举起一个春天,又开始诉说夏天和秋天,只有归于冬季,它才真正透露出骨感的魅力。当我们搬离,去往新房子,我再也不能以这个角度近距离地望着它了。自从在这里安身立命起,它就不再奢求更多的梦想,只是扎根、繁盛,承受和努力。比起其他季节,我更尊重一棵冬天里的树,因为,它们不再迎合和孕育,只是安静地做自己。与其说我在看着树,不如说,我几乎与树同呼吸、共命运着。我们也是一棵棵“树”,从农村漂移至城市,安于与农村发生各种连结,而根一直滋养在农村,伸长了脖子,在城市中呼吸,摒弃其中的无奈与彷徨。

  “树欲静而风不止”,树的使命只是夯实自己。有个冬天的夜里,风雨大作,我拉开窗帘,目光停留在那棵樟树上,树无所依傍,只有左右摇摆。看着看着,我似乎变成了那棵树,站在干燥的屋里,有温暖流过,也有怜惜淌过。

 
 
原标题:
编辑:陈珊云
来源:鄞州新闻网 19-03-13 14:37
纠错:1481280278@qq.com   
 
 
 
  • 宁波公益广告作品库
  • 平安鄞州
  • 宁波,常有新变化

 
普京与金正恩将于4月底前举行会晤
巴黎圣母院起火点可能位于塔尖下方
欧盟开列对美国产品征税清单
土耳其与伊朗欲设特别结算机制
美代理防长称朝鲜试射武器并非弹道导弹
“落户放开”不等于“楼市松绑”
人脸识别技术广泛用于线下支付取快递等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奔驰:未向客户收取金融服务手续费
智能自助洗车服务悄然兴起
城市精细化管理的现状分析及对策研究
近几年鄞州区城市管理水平提高很快
深化推行小微权力清单制度的实践与思考
鄞州乡村振兴之路调研与思考
加强社工队伍建设 筑牢社区治理根基
鄞州公安局长为中小学生上安全教育公开课
校园师生安全是最让人牵挂的公共安全
鄞州城乡春节年味浓游兴足
鄞州第三条东西大动脉通车了!
2018年岁末鄞州公共法律服务建设又有新动作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