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系列人物专访
我区整治路域环境保障“畅安美”
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

【风物人情】梅花开了
40.5K

  ■慕雨

  冬天,雪可以不来,梅花却不能不开。梅花什么时候开,我总是特别留意。它想低调,不想却常常成为诗词中的“名角”,以及人们争相取景的对象。

  每一场梅花盛宴开始之前,沉寂总是不请自来。月初,透过厨房向北望去,眼前的梅树光秃秃的,枝桠尽显。那伸展得扭扭捏捏的枝头,连一片叶子都没有,干干净净。我的心忽地往下一沉,涩味蔓延,失落和惆怅漫得无边无际。我开始后悔未在叶子掉光之前多拍几张照,或者多看几眼。可是,我不能再捡起叶子,粘在树干上。那天,地面也出奇整洁。不知道落叶是被扫去了,还是被风吹走了。一切的一切,好像都联合起来,故意设了个谜,让我猜,而我百思不得其解。

  那时,我站在屋里,思维冻住了。前一天早晨,足有二十片叶子缀在那里呢,当时想拍照来着。可是,我不知道在等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做,严寒总是无情地把所有的一切都还原到最初。而我,也未曾留意叶子底下涌动的花蕾。

  天是灰的,连人影都没有。我们搬到这儿的时候是夏天,绿荫下,炙热已然减了几分,几把破旧的椅子散放着,三五个女人坐在柔软的沙发中闲聊,咀嚼着新近发生的网络上的新闻。关于那些稍纵即逝的事情,人们总是忘得很快,我却还清晰地记得,她们那时候兴致勃勃的表情。夏天一过去,冬天也一下子越过秋天,提前到场。那时,我并不知道这就是梅花树,我一次次漫不经心地走近它,却对它盛情满满的绿视而不见。直到去年冬天来临,忽然间点点粉红亮起。在雪天,梅花美得更加孤傲,令人心醉。而梅叶却从来不会停留,似乎,它存在的使命,只是呈现三个季节里无言的浓情,和功成身退后的静默吧!也只有当梅花盛开,人们才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齐刷刷投以关切的目光。

  天冷得很迅疾,像极了百米冲刺的运动员,为了显示冬天的严峻,不惜动用一切资本,全然抛弃了一直以来慢条斯理的作风。它根本耐不下心来,进而把许多树的叶子都一片片扒去,投掷到泥地里。这注定是个冰冷的早晨。自来水哗哗哗,透彻骨髓的冷,我握住一片白菜叶,水汨汨地淌下来。

  我将目光从光秃秃的梅树投向更近的山茶花,它们正托举着饱满的花骨朵,伸展着肥硕的绿叶。那一刻,我似乎找到了慰藉。彼时,小区北门外,一辆大卡车的马达声发出的钝声冲击着耳膜,煤气灶台兀自热烈着,被烧干了的锅在等待菜籽油,一柄木铲子在一边蓄势待发。天气真冷,我把手伸进衣兜,开始猜测梅花什么时候造访。

  第二天早晨,我开门去拍梅树,寒冷不容分说迅速地裹住我。我将镜头对准朝东伸展的枝干,发现一只鸟停在那里,在离我两三尺处居高临下,用它敏锐的小眼睛望着我,我背着光仰望,却看不清它,它的肚子仿如压扁了的乒乓球。从它的啾啾声中,我完全迷失了搜索的方向,它的名字藏在生物学家那里,秘而不宣。它大约很欢快,像是在讴歌阳光的照临,或者是欢欣于摆在眼前的太多选择,枝头密密匝匝,于是它从这个枝头跳到那个枝头,见我靠近,扑棱棱准备飞。这时,我看到了更多的大黑点,还是鸟,一共十只。它们交头接耳,约好了似的突然滑翔到空中。那时,我并未留意到一份“礼物”已经悄悄送达。

  就在这时,楼上下来一对夫妻,一路说笑着。从他们的声音里,我判断出,那就是经常坐在梅树下的她和他。他们从最初的宁波话,转成了普通话,分贝也逐渐高了一成,像是专门漏给旁人听的。

  “朝东的开得更多一点。”

  “这边的低一些。”

  那时,我专心在拍鸟和枝干,当我感觉到他们是在看着我,并且似乎对我的拍摄产生了指导意向时,我才转过头,对他们微笑。我微微露出诧异,说道:“我在拍鸟呢。”心里想,梅花还没开啊!他们忽然笑了,笑声泄露了他们最初的善意。与此同时,我惊呼起来:“啊,梅花真的开了!”原来,他们比我早一秒,甚至可能早一天看见了梅花盛开。

  第一朵梅花就在枝头盈盈颔首。只有一朵是全开的,那么快乐,那么自得,花蕊绽开,丝丝缕缕。其他的千朵万朵,还在酝酿着。我纵身一跳,想触摸一下枝头,却不小心打碎了两朵花苞的“梦”:枝头撕裂,花蕾坠地。

  那对夫妻越过我,越来越远。那男的戴了顶深咖啡色羊绒帽,女的烫着大波浪,披一款又松又软的米色羽绒服,她拥有一双大眼睛,这是以前就注意到了的,五十上下,可是,她的眼睛却只有二十岁。他们清澈透亮的笑声,曾溅在我的耳畔,荡漾着,一层一层泛涌。

  我在他们的笑声里,再一次凝视梅花,轻嗅隐隐透露的清香。感受喜悦在心底扎根时发出的哗哗声,如泉水一般,在山涧回响。

 
 
原标题:
编辑:陈珊云
来源:鄞州新闻网 19-02-05 10:26
纠错:1481280278@qq.com   
 
 
 
  • 宁波公益广告作品库
  • 平安鄞州
  • 宁波,常有新变化

 
普京与金正恩将于4月底前举行会晤
巴黎圣母院起火点可能位于塔尖下方
欧盟开列对美国产品征税清单
土耳其与伊朗欲设特别结算机制
美代理防长称朝鲜试射武器并非弹道导弹
“落户放开”不等于“楼市松绑”
人脸识别技术广泛用于线下支付取快递等
996工作制:蜜糖还是“毒药”?
奔驰:未向客户收取金融服务手续费
智能自助洗车服务悄然兴起
城市精细化管理的现状分析及对策研究
近几年鄞州区城市管理水平提高很快
深化推行小微权力清单制度的实践与思考
鄞州乡村振兴之路调研与思考
加强社工队伍建设 筑牢社区治理根基
鄞州公安局长为中小学生上安全教育公开课
校园师生安全是最让人牵挂的公共安全
鄞州城乡春节年味浓游兴足
鄞州第三条东西大动脉通车了!
2018年岁末鄞州公共法律服务建设又有新动作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