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
我区全面深化"七联七促"活动.
发展为上,改革当先。
全面推进"六创联动"工程.

【心弦独奏】蝉鸣声声
40.5K
  蝉是与夏天一起到来的。乍然间,蝉们干脆、自然的“交响乐”也仿若扩音器一般,在枝叶间高调宣扬存在感。

  夏天过半,蝉鸣声早已不新鲜。每次上下班经过小区东门的那棵苦楝树时,但闻它们嘹亮的声音响彻云霄,不知疲倦地一重重加码,走到近前,抬头寻找声音来源,耳边的聒噪更像喇叭般放大了。只见它们大大咧咧地停在裸露的树干上,一溜起码十来只,黑色的像双面胶一般一头粘住枝干,一头粘住浓烈得化不开的炎热。它们还“粘”在歌声里,一首熟悉的《童年》在往事里吟起:“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蝉又叫知了,或许它们正是知了夏的热情,与之达成一种千百年来的默契,执意把空气煮得热烈而沸腾。

  蝉们“两耳不闻身后事,一心只唱知了歌”究竟为哪般?人们司空见惯的蝉鸣在昆虫学家法布尔眼里,却是一门学问,他开始了实验:在火枪中装满火药,在蝉的旁边接连发射,声如霹雳,然而,蝉们依然满不在乎地高歌,依然悠闲自得,并无不安和惧怕。它们有耳朵却听不见,原是这些声音的声波,超出了它们耳朵接受声波频率的范围,那就姑且叫它们“聋子”吧。事实上,在高枝上鸣叫的也只是雄蝉,它们的腹基部的发声器,像蒙上了一层鼓膜的大鼓,盖板和鼓膜之间是空的,鼓膜受到振动而发出连续不断的声音;雌蝉尽管有发声器,乐器构造却不完全,不能发出声音,竟是“哑巴蝉”。一个聋一个哑,大自然暗藏着许多神秘线索。

  既聋且哑的蝉的嗅觉却是灵敏的。不然,它们为何独钟爱几种树,比如苦楝树、柿子树、柳树、黄连木、桃树和李树,而不是遍地高歌?蝉并不在樟树上停留,连家门口的梅花树、樱花树也不爱,果然树也有独特味道,有不同的气息,它们以树汁为食,正如我们偏爱某样食物。人以群分,蝉也一样,喜欢什么很多时候由他们的天赋所决定。比如窗前这棵梅花树,蝉就是不喜欢,强扭也不行,不管我多么喜欢梅花,它就是不会按照我的愿想来。人们种苦楝树的目的是为了美化环境,而蝉生活在苦楝树的庇护之下、李子树的陪伴之下,都是一种“臭味相投”的各取所需,找寻彼此的公约数。

  蝉与我们保持了一定的空间距离,不仅仅是口味。童年时,我们并不曾钻研过蝉的嗅觉或口味,倒是有几个顽皮小孩想着充填自己的口味,执一长竹杆,小的那头套住一个敞口的尼龙袋,瞅住树枝的茂密深处,忽地一下罩住,一阵横冲直撞的骚动之后,蝉便成了“瓮中之物”。更多时候,蝉喜欢与孩子们“捉迷藏”,夏天去外婆家后山摘杨梅,爬上那座种满果树的山,铺天盖地的蝉鸣单调地刺入耳朵,遁声望去,却找不见它们的“真身”,闪进不可辨的隐处,高高地俯瞰大地。

  蝉望着我,我也望着蝉,我们互相望着,有时看得见,有时看不见。我们之间的语言并无交集,只能通过我们的听觉,弥漫成思乡的载体。时光稀薄如蝉翼,穿透季节而来,在夏季的短暂时光中相遇。遁着声音去感受,恍若回到童年。很多东西改变了,无论形状,无论内容,而这样的声音依然熟悉,像一种坚定的相守。所以每次步出楼道口,隐约听到蝉声,甚至当作一种享受,而不觉得烦躁。

  时时引人烦躁的蝉鸣其实只是蝉们白天的“工作”。它们是懂得休生养息的,白天响亮,晚上黯淡,几乎与人同步。早晨,我推窗洗衣,不远处蝉声隐约传来;晌午时分,分贝达到最高级;入夜,它们开始养精蓄锐,随着日光熹微,嘹亮的嗓音也仿佛与暮色相融,扁了,松弛了。我每天晚饭后散步经过那棵苦楝树,来回路上便能听出端倪来,它们却并不匿迹,我一抬头,望见它们还趴在老地方俯瞰。还有的时候,我沿着那条林荫道走去,蝉声在桥畔的树林里密集地编织歌谣,进得林间,直耸天际的树枝高高擎起,蝉躲在傍晚昏将下来的叶子底下,像一位隐者,又像一位高调的旅行者,在四季漫漫的征途中,留下有声的气息。至于它们是怎么睡的,对此我并没有认真去研究,只是很高兴有这样的近邻,白天各司其职,晚上各自安好,还环境以清幽。它们将声音的分贝与暑气的升腾沉降画成了美丽的弧线。

  蝉鸣,有时是一种共鸣。以我的粗略观察,贯穿于童年到不惑年轮的狭长路径,这么多年,一如既往地传递它们的“价值观”,“蝉性”并无质的改变,至少人们在听觉上不曾分辨出异样来。正如多年前的我自己,每个暑假早晨,摊开日记本,写下大自然的颜色、气味、光影、声音,在这众多的纷繁的声音里,蝉鸣是不可泯灭的背景音式的存在,我像固执的蝉鸣一样,让我的日记本保持了某种“蝉性”。

  当我们不再将蝉声独立出来,而只是作为夏天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正如窗外的雨淅沥地下,反倒衬出屋内人的幸福来。人们总是千般挑剔各种存在物庞大的瑕疵,在失去时才发现存在的美好,比如家人朋友的“唠叨”式的噪音,如果哪天突然消失了,这时连回忆都奢侈了。一次下大雨,我又经过那棵苦楝树,被雨裹挟着的蝉大约是躲起来了,它们的声音顿时也消失了,那一刻我竟然怅然若失。

  夏天的蝉鸣总会间歇的,诗词中的蝉鸣却经久不息。上学时,从语文老师口中听到王籍的《入若耶溪》:“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一股清新的乡土气息顿时扑面而来。而唐人咏蝉诗中最早写蝉的,是虞世南的作品《蝉》:“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作者托物寓意,通过对清翠蝉声的描述,表达了洁身自好的高尚情操。至于宋朝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的“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这样的粘性,这样经典的诗句,意境深远,透过时光的隧道急遽击中某种叫共鸣的东西。

  蝉鸣声声,击中内心里最柔软的向往。

  慕雨

 
 
原标题:
编辑:陈珊云
来源:鄞州新闻网 18-08-03 14:10
纠错:1481280278@qq.com   
 
 
 
  • 公示
  • 全城征集老物件、老照片!宁波城市展览馆邀您分享老宁波的记忆
  • 讲述鄞州制造的故事
  • 宁波,常有新变化

 
北爱千人集会要堕胎权 英政府进退两难
多国联军直逼也门最重要交通枢纽
腐败案发酵 西班牙首相面临不信任投票
印度外长:印度不会响应美国制裁伊朗
特朗普突然变脸,中方的这个声明亮了!
消费者抱怨眼镜高利润却无选择
冬虫夏草被踢出保健品圈子
领红包、打折 老年人如何防互联网骗局
微信再封淘口令 淘宝紧急打补丁
韩国选举:6668名候选人完成申请登记
以“党建+”引领 城市管理高质量发展
为“名城强区”建设提供保障
· 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方法论指导实践解决问题推动工作
· “撑伞爷爷”暖心故事 引发的善举问题思考
· 关爱下一代工作机制创新的实践与探索
鄞州桥梁安全监管进入“扫码”时代
二维码就像桥梁的“身份证”和“健康档案”
· 鄞州打造千亿元级宁波城南智创大走廊
· 我区将从五个方面提升慈善工作水平
· 宁波鄞州10个老小区危改签约启动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