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
我区全面深化"七联七促"活动.
发展为上,改革当先。
全面推进"六创联动"工程.

冰厂:消逝的物事与岁月
40.5K

  20世纪60年代甬江边形似金字塔的冰厂

  冰厂前合个影

  甬江畔,冰厂的年代一去不复返

  “冰厂”一角

  正在施工中的“冰厂”

  刚完成的滨江大道一期工程

  正在建造中的宁波冰文化博物馆

  鄞州新闻网记者 叶俊松 通讯员 陈超逸 文/图

  A【风物志】

  旧式藏冰之厂

  夏天的脚步逐渐临近。冰,成了人们炎热时最好的依靠。可是一穷二白的年代,没有机械化的制造,酷热时候的冰从何而来?

  冰厂。

  没有经历过的人,对于冰厂这个词颇为陌生。古人厂、棚通用,所以冰厂,也可以称之为冰棚。它是从前在没有制冰设备的条件下,用人工方法围成的一种将冬天的冰块贮藏起来,以备夏用的设施。与北方的地窖冰相比,冰厂的规模更加庞大。

  清代甬上杰出的历史、地理学家徐兆昺,在其编纂的《四明谈助》一书中,有这样的描述:“冰厂窖田覆草,中脊建瓴,前后峻削,如马鬣封然,不至积雨渗漏。地上藉之以草,通长沟。冬月抬冰至满,必使封固周密,旁不通风,下可泄水,庶无消化之患。至夏月应用,每日江船运开,诸厂皆然,连绵十余里不断”。

  19世纪,英国摄影家约翰·汤姆逊在其游记《中国与中国人的影像》中,也曾提到一件特别新奇的事物:“便是江岸上那一排排连绵不绝的冰屋,里面贮存的冰用于夏天的时候给鱼保鲜。”他所说的“冰屋”,也就是“冰厂”。

  宁波人建造冰厂的历史,可以上溯至明代。而冰厂在宁波地区的兴盛,则始自清代。而鄞州的冰厂,最为发达。

  这一点,《中国实业志·浙江省卷》中,可以得到考证。该书中说,当时浙江贮存天然冰的冰厂,除杭州有数家以外,几乎全集中在浙东一带。其中,“以鄞县为最发达,鄞东之冰厂跟,旧式藏冰之厂,所在皆是。”

  B【旧时光】

  它们是独特的风景

  冰厂的兴盛,除了受到年代条件的限制之外,还与当时浙东一带渔业的发达密不可分。夏季,是渔业的旺季,气温升高,捕捞上来的鱼要想保持品质,冰块就成了必需品。冰厂,也就应运而生。

  福明街道的桑家社区,靠近甬江,鼎盛时期,这里有11座冰厂。

  冰厂的建造,可以说是过去人们智慧的结晶。《鄞县通志·食货志》里,有过一段言简意赅的介绍:“支木建厂,茨草其上,掘地为洼以贮冰”。

  收割晚稻时,先将冰厂旁边水稻田里晚稻的稻根割得一点不剩,然后将土地挖出一个不算太深的土坑。用挖出来的泥土,在土坑四周夯筑起厚厚的土墙。为了保温及保持冰块的洁净,坑底及四周都会铺上一层厚厚的稻草。而在土墙之上,会开有相对的两道门,以便冰块快速地运入与运出。

  在基础建筑之上,人们会选用粗壮的木头、毛竹在冰厂内部相向构搭,做成冰厂顶部的支架,然后再层层覆盖上经过紧密编织的草苫子。

  所搭建的草棚上窄下宽,外观呈锥形。“远远看上去,就像是金字塔。”提及冰厂,经历过冰厂年代的桑家社区主任桑再康,仍然记忆犹新。

  “冰块相对于气温来说,更怕被风吹。风吹之后,更容易融化。”桑再康说,冰厂内侧用泥土围起来的内墙,也会用草苫子围好,一来可以保温,二来防止冰块与泥墙接触。

  桑再康回忆,那时候甬江沿岸一片几乎随处可见冰厂。不同规模的冰厂大小不一,高度也不一样。最高的冰厂超过12米,在没有高楼大厦的年代,冰厂就是耸立在云端的“巨人”。“爬上冰厂的最顶端,视野非常好,整个村子都尽收眼底。”桑再康说。

  冰厂建好了,接下来便要储藏冰块。每个冰厂都有自己的水田,称之为冰田。冰田的数量按照冰厂大小来决定,大的有十五六亩,而小的也有五六亩。

  “冰田其实是制冰的场地,一般冬至之后就可以开始制冰了。”桑再康说,所谓制冰,也是靠气候吃饭。将冰田中蓄满水,让它在寒冷天气自然结冰,天冷时冰层有3至5厘米之厚。厚厚的冰层不容易运输,于是被敲碎成冰块,搬运到冰厂里进行存放。

  这样的制冰、贮冰活动,一个冬季要进行多次。待冰全部存足之后,再在冰层顶部铺上厚厚的稻草,就可以起到保温效果。

  等到冰厂的冰差不多存满了,就会用稻草封严,关上木门。而选用的稻草也有讲究,必须是早稻,晚稻则不可以。“早稻草软,晚稻草则硬,不适合冰的保存。”桑再康说。

  整个贮冰的过程视气候而定,长短不一。而冰厂的启封,则是在第二年的五月左右。

  20世纪70年代,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浙东一带很少结冰,冰厂因无冰可藏而告式微。加上机制冰的普及,各地的冰厂开始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天然的制冰场面,也不再重现。

  C【亲历者】

  结冰是最开心的时候

  寒冷的冬天,是制冰、贮冰最为忙碌的时候。在机械化还没有普及的年代,人力自然成了最重要的生产力。

  于是,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在寒冷的冬天清晨,当许多人还沉浸在被窝里的温暖时,一群人扛着扁担开始朝着冰厂的方向奔去。人群一边聚集,还一边高喊着“挑冰咯,挑冰咯”,像是唱着歌谣。

  70岁的桑龙其,就是曾经挑冰队伍中的一员,也是冰厂发展的亲历者。

  桑龙其说,冬天挑冰时,要穿上厚厚的袜子,再穿上草鞋,防滑,不容易摔倒。开始行走时,双脚冻得红肿而痛,十分辛苦。但是抬到后来,脚渐渐发热,就感受不到冷了。抬冰的人多时,沿冰田的两边,往返来回,犹如长龙,场面十分壮观。

  当时,冰的需要量很大,几乎一年四季都要用冰。尤其是到了夏天,用冰量则更大。渔船在甬江边停满,前来等着充冰。渔民从舟山渔场捕鱼,需要冰块来为鱼货保鲜。

  “比起现在的冰箱、冰柜,那个时候的天然冰不仅融化得比较慢,而且保存的食物更加新鲜。”桑龙其说,那时候,每到夏天,大家常常会敲上一小块的冰,放点糖或者是醋,直接食用。“不会拉肚子,味道也非常好,到现在都忘不了。”

  “那时候,冰厂是生产大队的‘摇钱树’,搞建设、年底分红,大家都指望着冰厂,所以积极性很高的。”桑龙其说。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想挑冰都可以,大家都很自觉地遵循着一个原则,那就是各自生产队区域内的冰厂,由这个队的队员来负责挑冰。

  当然,遇到炎热的夏天,冰的需求量增加,则需要的人手也会增加。这时,便来了很多“划水”的人。

  “这些人就是现在所说的‘小时工’,他们是周边村庄过来的。”桑龙其回忆,那时候对于“划水”的人,1个小时的工资是两毛钱,都是当天结算。而生产队的长期“雇用工”,则是按照“年薪”在年底的时候结算。

  桑龙其说,冰厂的启封一般会由冰块营销处来负责调度安排。他们作为第三方,是渔船和冰厂之间的桥梁。“一次差不多要挑60公斤重的冰块。”桑龙其说,不只是这个重量很多人承受不了,就是过跳板,也有很多人要掉进江里。

  “跳板是斜的,而且有弹性,人在上面会晃动得厉害。”对于掉进江里的冰块,冰厂老板也很通情达理,通常不会要求赔偿。

  D【新起点】

  “冰厂跟”文化寻忆区

  冰厂已成旧事,昔日作为冰厂繁荣一分子的桑家村,也成为了桑家社区。居民们的老房屋都已经拆除干净,如今只等待着安置房建造完成。

  而昔日的冰厂遗址,随着“三江六岸”滨江休闲带的规划,也发展成了甬江畔居民们散步休闲的好去处。初春时节,驱车行至滨江大道,刚刚完成的滨江大道一期工程,新增的色叶乔木和开花灌木,构建了色彩斑斓、形态丰富的植物群落,温暖的色彩搭配间,使人心旷神怡。而在滨江步道上,还设置了健身场地、残疾人通道等设施,让人眼前一亮。

  虽然一座座冰厂消失了,但是却被人们用另一种形式牢记着。在滨江大道一期工程,正在建设中的“冰厂跟”文化寻忆区,就试图将这份记忆还原。红花绿树的掩映中,正处于施工中的三间屋子,便是还原的昔日冰厂。四四方方的屋子,墙壁是由仿古砖块垒成,屋顶上还盖有仿造的棕色茅草。

  不远处的一个建筑,“冰厂跟”三个大字格外显眼。这里,作为“冰厂跟”文化寻忆区的一部分,是正在建造中的宁波冰文化博物馆。预计建成之后,在这里将能够清晰地感知过去人们冒着严寒,制冰、挑冰的岁月。

  【记者手记】

  宁波文化一脉相承

  “鱼鲜五月味偏增,积冻中舱气自凝。未出洋船先贵买,几家窖得一田冰。”这是清朝鄞县人李邺嗣,对冰厂出产的天然冰作用的写照。

  时间的洪流中,先进的制冷技术让天然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是甬江岸边,昔日繁荣了数百年的冰厂,成为了宁波人永久的记忆。

  透过这些记忆,我们对先人们运用智慧征服和利用自然,表示叹服;对冰农们冒着严寒,制冰、挑冰的勤奋劳作,表示赞扬……当然,远不止这些。

  冰厂留给人们的怀念和思索,随着岁月的沉淀,相信还有很多很多。

 
 
来源:鄞州新闻网 18-04-16 09:29
 
 
 
 
  • 公示
  • 全城征集老物件、老照片!宁波城市展览馆邀您分享老宁波的记忆
  • 讲述鄞州制造的故事
  • 宁波,常有新变化

 
春节假期移动数据流量消费增长两倍
评分4.7分 “舌尖3”何成“吐槽大会”
快递小哥春节一周挣6000元
吉利集团入股戴姆勒成其最大股东
“直播竞答”风口能吹多久?
驻韩美军费用谁掏?韩美下月启动新谈判
安理会一致通过叙利亚全境停火决议
柬国务大臣:清除柬境内地雷尚需4亿多美元
受枪击案触动 美国学生请愿呼吁枪械管控
韩国:朝鲜将派团参加平昌冬奥会闭幕式
加快建设 高品质“双创”示范基地 打造高质量发展新引擎
2017年6月,鄞州区入选全国第二批“双创”示范基地。
·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打造“四美”新农村
· 基层公共安全监督管理制度建设若干思考
· 村谱编修的意义及公众史记录探索
鄞州打造千亿元级宁波城南智创大走廊
园区位于南高教园区和南部商务区之间的核心地块
· 我区将从五个方面提升慈善工作水平
· 宁波鄞州10个老小区危改签约启动
· 鄞州未来5年核心城区完成投资2500亿元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