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
我区全面深化“七联七促”活动.
发展为上,改革当先。
全面推进“六创联动”工程.

一个村落账本的30年之变
40.5K

  鄞州新闻网讯(记者胡鸽应科苗俞珠飞摄影林银海胡鸽通讯员蒋存行)庙堰村,地处奉化江中段南岸,曾是鄞南平原上的一个传统村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划入施家塘自然村,称应袁潘村。人民公社时期,划入青墩自然村,编为钟公庙大队第十六耕作队。1983年,改称庙堰村。2006年,村经济合作社实行股份制改造,称庙堰村股份经济合作社。

  1984年,庙堰村列入全国300个全国农村固定观察点。33年来,庙堰居民记下了成百上千本账本。这些账本里,有柴米油盐,有悲欢离合,也有大伙的念想奔头,更折射了国内主要矛盾的转变。这些天,我们跟着区农办调查人员,走进居民家中翻开这一本本账本,感受时代的脚步。

  “粮票油票带鱼票,买什么都要凭票”

  ——柴米油盐反映的是物资匮乏和生产力落后

  11月8日,蔬菜花费1.8元,水果花费4.4元,祭祀费用24元……这是今年83岁的王堃尧在2005年写下的“农村社会调查日记”。与统一下发的记账手册不同,王堃尧根据调查所需内容设计出“表格式”的自制账本,“这样一目了然。”

  每一年的账本,最上头是一张年终汇总表,底下则是每月用度开支,从1日到31日,每一张纸上都是王堃尧自己绘制的表格,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一天的用度。“这是我的备忘录,每天随身带一张,今天买了什么就记上一笔。”王堃尧拿出一叠被裁成条状的硬纸板,“用我们会计的话说,这就是原始凭证。”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最终汇聚成这厚厚的一叠账本。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巨细无遗。

  对于记账,王堃尧有“专业优势”。从进入生产队开始,他就是大队会计,30年下来,最熟悉的就是自己的算盘和账本。在自家被确定为固定观察点跟踪调查户后,他就成了自己家里的会计。他将家里的账目分为主食类、副食类、住、生活费用、文化生活、其他、非生产性等支出类别,分别记账。每一大类下又有细分,以主食类为例,就分自产粮、外购粮、其他粮、辅粮等。

  “他记账可仔细了,我每天晚上回来都得向他报账。”王堃尧的妻子笑着说,有时遗漏了一项,就会被老王念叨。“这些数字不能乱写,我可以保证,我记的账95%以上都是准确的。”王堃尧说。

  “那时的用度和现在大不一样,分类细是因为东西稀缺。”王堃尧说,“那个年代,什么东西都紧缺,买什么都得‘凭票’。”

  那时的庙堰村和别的村庄一样,是个典型的农业村。分田到户后,大家生产积极性大增,生活有了起色。王堃尧说,1984年到1993年,他家有3.36亩的口粮田和一部分自留地,种上水稻、蔬菜瓜果,可自给自足,其他人家相差不大。“年收入最高一年是1800元,就是1993年,平时都是1000多点。”王堃尧翻开账本说。

  “洗脚上田,农民变成了居民”

  ——村庄拆迁反映的是城市化发展以及生产能力提升

  “生活出现大的变化要数这一二十年,变化大得想不到。”

  变化来自城市化。上世纪90年代后,鄞州新城区建设,钟公庙、下应等近郊地区许多村庄开始拆迁,庙堰村也逐渐被拆。2006年,庙堰撤村建居,汇入城市化大潮。

  可以说,土地征用,标志着庙堰村农民身份的“非农化”;房屋拆迁,则标志着庙堰村作为一个完整传统村落的社会边界发生了分化。面对重新构建起的全新社会架构和生活方式,“新居民”也在适应着这些新变化。

  在搬到拆迁安置房繁裕二村之前,王堃尧一家住在庙堰村应袁潘自然村村口。“原来住老房子,煮饭用稻草,新房子用上了煤气灶,干净多了。”王堃尧的妻子说,过去一碰上台风天就愁煞,“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可现在住的是宽敞、明亮的新房。夫妻俩直言:“洗脚上田,农民变成居民。生活大变样。”

  现在,他们生活最大的支出不再是柴米油盐。“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最大的支出可能就是医疗这块。”

  对于年轻一代的庙堰居民而言,支出最多的变成了出行、旅游、教育等方面。“现在出行方便,公交车、自行车、滴滴打车……选哪种都可以。”袁春为是庙堰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的文书,他的小家庭平时收入支出都很稳定。十多年前,这边的公交少,进城下乡多是坐中巴车。现如今,公交四通八达,IC卡六折优惠,一小时免费换乘。袁春为说,等以后地铁贯通了,会更加方便。

  如今,他们的投资观念也更强了。之前家里的老房子拆迁,他们选择货币安置后投资购买了一套店面房。“这也算是工资之外,一笔比较稳定的收入吧。”袁春为说,“都是社会经济大发展带给我们的红利。”

  “新时代有新烦恼,却对美好生活充满向往”

  ——追求美好生活反映的是主要矛盾的转化和对改变不充分不平衡发展的期盼

  新时期有新的账本。

  尽管是中途被更替进调查户中,但袁春为记起账来,和师父王堃尧一样,从不含糊;和师父不一样的是,他用上了电子账本。“以前是纯手工记录,到了月底,收支还得加一遍,现在都是电脑记账,有专业的软件,分类统计,方便又准确。”

  记得王堃尧刚把“表格式”记账法教给袁春为时,袁春为觉得挺好用,从5年前开始,袁春为就开始用电脑记账,用的是专业的财务软件,数字输入后会自动汇总统计,还能进行系统分析。

  家里的开支基本是袁春为把着,对于平时自己的花销,他会随手记个小纸条,晚上统一输入电脑,而妻子那边的开支就更简单了。“她喜欢网购,用支付宝、微信支付,现在几乎不带现金出门了。”袁春为说,统计妻子的花销,只要翻看她的手机记录就行了。

  对比这十几年的花销,袁春为说,吃穿方面的开支占比没有大的改变,出行费用上升了不少。7年前,袁春为买了车,现在养车贵,还经常面临停车难题。在袁春为看来,如今城市的拥堵情况比较严重,他平时车用得不多。就算这样,养车费用仍然不少。

  这几年里,新增的花销也不少。“比如补课费,十几年前哪有这么多课要补,现在人家的孩子都在补,咱也不能落后。”袁春为说,女儿初二、初三时,一周三门课,每门150元,每月光补课费就得毛两千,占了家庭开支的大头。“现在大家坐在一起,也总是说起教育,但与以前不一样,现在是为读好的学校而发愁。”袁春为说,原来庙堰村对口的是钟公庙小学,这两年新建造了惠风书院,学校的硬件设施比早年建造的小学要好不少,很多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在这里就读。“但近两年有了很多限制,比如‘有房无户’不能读,必须把户口也迁过来,这让很多村民为难。”

  翻到妻子的网购账单,袁春为很有感触:网购容易造成冲动消费,明明只要买个小东西,结果顺带买了一堆不急用的东西。

  袁春为说:“念叨着停车难、补课贵,但大家心里依然对美好生活充满向往。”

  在变革大潮中庙堰村非农化城市化步子越迈越大

  “村”是中国农村社会经济最基本的活动单位,是研究农村社会经济发展变化的五脏俱全的“麻雀”,更是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亲历者、实践者。

  在中国众多农村固定观察点中,庙堰村是特殊的。伴随着“非农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发展,这30多年来,庙堰村将农耕生活消失、步入工业化社会、服务业崛起的整个过程展示在世人眼前。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一个曾以农耕生活为根基的古老村落,逐渐转为现代化的社区,“非农化”、城市化的步子越迈越大。

  在耕地被征用后,庙堰村民们的生产、职业、生活方式以及户籍制度,基本已经实现了“非农化”,而拆迁给他们生活带来了更大的改变。在房屋拆迁后,庙堰村几百年来的村落地域被彻底打破,原来长期形成的以村落地缘和血缘关系为纽带的社会关系网络,一步步走向解体。

  这场时间跨度久远的拆迁始于1995年,最先是22户王家自然村的村民。这之后的2002年,是最大规模的一次,青墩、应袁潘、王家、庙堰头四个自然村近400户村民相继被安置到繁裕二村、繁裕三村,直到现在安置还未正式结束,已长达15年之久。2015年,施家塘自然村拆迁,涉及200多户村民。在拆迁中,村民的财产性收入快速增长。

  不同时期庙堰村总产值的变化,也折射出生产力的大发展。地处平原,庙堰村不是农业大村,农业所占比重一直较低。在农业鼎盛的1995年,农业产值也仅有200万元,工业产值则达到5000万元。庙堰村较早创办起村集体工业,从1999年开始,村中就有大大小小40多家工业企业。周边的长丰工业区,保丰路、堇山路交叉口和鄞县大道两旁都是工业园区,集中着多家工业企业。2005年,在土地被全部征用后,更多村民不再依附于农业生产,而快速转向进厂务工。这一时期,村总产值达到了2.8亿元。之后部分工业企业外迁,一部分村民仍留在剩下的工厂里,更多的则是顺从新的就业形势迈入新兴行业——第三产业。随着第三产业的迅速发展,庙堰村周边商务楼宇快速崛起,给村民提供了新的就业机会,村民财产性收入也随之增长。2015年,庙堰村总产值达到3.74亿元,其中第三产业达到2.2亿元。

  现在,村委会撤销后,原来村民们的户口都在居务工作组,过渡时期结束后,居务工作组也将撤销,职能将逐步划归社区,庙堰人正大步向城市化迈进。物质生活取得长足进步后,居民们逐步将关注目光转向物业管理、城市配套,以及生活的品质化。

 
 
来源: 17-12-21 14:37
 
 
 
 
  • 全城征集老物件、老照片!宁波城市展览馆邀您分享老宁波的记忆
  • 讲述鄞州制造的故事
  • 宁波,常有新变化

 
埃及亚历山大举行“埃及艳后”主题活动
巴塞罗那爆发反独立公投大游行
巴厘岛火山或将喷发部分区域变空城
玩转全球之奔放拉美
加拿大独狼恐袭锁定嫌疑人为索马里难民
沙特国王萨勒曼将首访俄或讨论中东局势
三名美国科学家分享201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埃尔多安:库区别做梦,否则将付出代价
越南史上最大腐败案之一宣判
马克龙欲砍"奢侈税"留住富豪
[行知]推进新型城市发展和管理的思考
转型期不可避免地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 [行知]姜山“镇管社区” 的困难与对策
· [行知]鄞州区发展智能经济 的基本思路研究
· [行知]新形势下加强流动党员 规范化管理的思考
新学年鄞州将启动一揽子教育改革
新鄞州将落地执行一揽子教育改革计划
· 鄞州劳动仲裁首创要素式集成系统
· 首个山区集中式供水 鄞州提速“保供水”
· 百年“六神丸” 鄞州展技艺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