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
我区全面深化“七联七促”活动.
发展为上,改革当先。
全面推进“六创联动”工程.

【身边风景】盈盈芦江
40.5K

  石志藏

  生活在江南水乡的我,对水总是心生喜爱,尤其是带着山脉灵气的柴桥古镇上的那一江芦江水。

  我的老家紧邻柴桥,小时候去柴桥镇头上,不知怎么的总会从柴桥的桥头上伸出脑袋望望那盈盈的芦江。参加工作后,我曾在柴桥工作生活了5年多时间,每当我看到芦江源头那缓缓而来的生动的碧水,看到芦江两岸广袤田野上的桃红柳绿,看到芦江水穿古桥而过神态悠悠地流向东海,我的内心如同被江南春雨滋润一般,顿感温柔而又舒坦……

  芦江,因“原沿岸一带芦苇水草丛生”,历史上又叫芦花港。说是江,其实是条河,它曾经是柴桥人民取水为饮的生命之河,也是柴桥人民的母亲河,更是浙东最长的淡水河之一。

  千百年来,芦江走过沧桑巨变,承载着苦难屈辱,更见证了万象更新。千百年来,芦江静静地流淌,通常流得极宁,极韵,极致。倘偶遇暴雨,芦江也只有稍稍的湍急,就像慈母遭遇顽皮的儿子做了天大的错事,只会气喘与脸红,从不歇斯底里。

  柴桥古镇,当是芦江的宠儿。关于柴桥地名的由来,据传最早是当时一柴姓商人在芦江上建起第一座桥梁,名唤柴家桥。明宪宗成化二年(1446年)改名进士桥。清道光八年(1828年),正式定名为柴桥至今。自此,桥以河生,地以桥名。柴桥就在芦江母亲般的哺育下,成为浙东商埠重镇。

  历史上,柴桥之所以成为浙东商贸重镇,其主要原因是由其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决定的。在交通不发达的从前,柴桥长期以来依靠邻近穿山港的海运和穿镇而过的芦江内河航运水系作为运输通道,后来又有宁波至穿山的国道线作为交通要道,与上海、宁波、舟山、台州等地连接,实现商贸往来。

  芦江是古镇的血液,沿江延伸的老街,则是古镇饱经风霜的青筋,是古镇历史的注脚,更演绎着古镇说不完道不尽的风情。

  古镇老街先前的路是用红石板铺就的,两侧临街建筑便是纯木结构的二层瓦房,考究的人家便将两扇大门涂得漆黑,再配上铜环。大门进去,乃一石板铺成的小院子,曰:石板明堂。明堂周围根据主人家境的殷实状况,便有诸多的讲究,或雕梁画栋,或飞檐细脊,或石板添花,或围墙耸然……上楼须经木扶手楼梯,随着脚步或结实无声,或吱嘎吱呀,碰到小孩最是顽皮,闻声好玩,便蹿上奔下,弄得楼梯吱嘎不止,惹得大人一顿臭骂,方才作罢。二层多作卧室,木结构楼层,从前是奢侈生活,闺阁千金,推窗取景,冬暖夏凉,令一般人好生羡慕。

  老街最怡人的风景,当属商铺,街上摩肩接踵之间或声声叫卖,或讨价还价,店堂内或行令猜拳,或小二唱喏……如逢“市日”倍添景。

  当地老人回想历史上的柴桥老街情景时,描绘说:每当柴桥逢“市日”,街上就热闹非凡,你卖我买、商家吆喝、卖买侃价,间或有车推肩挑者让路声、鸡鸭猪崽的啼叫声、老主顾重逢的寒喧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以至于外乡人曰:逢“市日”,柴桥芦江河水也要卖三分钱一斤。古镇商贸的兴盛,可见一斑。

  我年少时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去宁波是奢望,到柴桥算是出远门了。年少时,父亲同意让我可以跟着去柴桥赶集,高兴得不得了。老家白峰小门到柴桥需要翻越中岭和黄土岭两座山岭,来回要走三四十里的山路。到了古镇的标志性建筑柴桥头,方知柴桥的热闹,才第一次知道柴桥有条芦江,桥是建在芦江上的。随后,父亲就会在街上,买大饼油条作为慰劳。大饼油条对那时农村孩子来说,真的是美食,心境如同喜儿“扯上两尺红头绳”般的高兴。

  曾在梅雨时节,我迎着绵绵细雨,踱步在芦江边,又从芦江边转入柴桥老街中,柴桥商贸当年繁华的痕迹依然可辨:百年前沿用至今的渔丰弄仿佛还能闻到咸咸的鱼味,踱步在当店弄,似乎还能听到当年的银元“丁当”作响,还有智昌弄、美丰弄、蒲鞋弄、老三和里、协生弄、七房弄等,皆属当时的商贾集散地。

  一方水土造就一方人。喝芦江水长大从芦江坐航船出去的柴桥人,还成就了一批著名的“宁波帮”实业家和商人。有中国第一个自制灯泡、创办中国第一家灯泡厂、被誉为“中国灯泡之父”的胡西园;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质量与赞誉度可与派克墨水相媲美的国货名牌民生墨水厂的创办人梅汀荪;以生产“白熊”牌薄荷脑、产品畅销海内外而闻名的新华薄荷厂创始人曹莘耕;以港口业享誉香港又回报故乡的和港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坤……

  芦江流域的文化底蕴也是非同一般。古往今来,当地的仁人志士、名宦达官、富商巨贾、学界泰斗辈出,或为官敬业,成为国之栋梁;或舍生求真;或商界施技,创造财富;或潜心科研,终成大器。

  秋天的傍晚,我又来到柴桥,来到芦江上的柴桥头,夕阳下芦江泛着波光,“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的诗句跃上心头。我走了一程,寻觅到一个埠头,将手伸入河中,实现了再次与芦江之水亲近的念头。

  伫立在静静的芦江边,我深切地感受到,多年来,它总是那么朴实、安定、祥和;它始终我行我故,笑迎春夏,安度秋冬。

  芦江水自山中来,芦江之水入海流……

 
 
来源:鄞州新闻网 17-11-03 09:29
 
 
 
 
  • 全城征集老物件、老照片!宁波城市展览馆邀您分享老宁波的记忆
  • 讲述鄞州制造的故事
  • 宁波,常有新变化

 
埃及亚历山大举行“埃及艳后”主题活动
巴塞罗那爆发反独立公投大游行
巴厘岛火山或将喷发部分区域变空城
玩转全球之奔放拉美
加拿大独狼恐袭锁定嫌疑人为索马里难民
沙特国王萨勒曼将首访俄或讨论中东局势
三名美国科学家分享201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埃尔多安:库区别做梦,否则将付出代价
越南史上最大腐败案之一宣判
马克龙欲砍"奢侈税"留住富豪
[行知]推进新型城市发展和管理的思考
转型期不可避免地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 [行知]姜山“镇管社区” 的困难与对策
· [行知]鄞州区发展智能经济 的基本思路研究
· [行知]新形势下加强流动党员 规范化管理的思考
新学年鄞州将启动一揽子教育改革
新鄞州将落地执行一揽子教育改革计划
· 鄞州劳动仲裁首创要素式集成系统
· 首个山区集中式供水 鄞州提速“保供水”
· 百年“六神丸” 鄞州展技艺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电话:0574-28802595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