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
我区全面深化“七联七促”活动.
发展为上,改革当先。
全面推进“六创联动”工程.

人生真不如陶渊明那一杯酒
40.5K

  木心先生曾说:“有时人生真不如一句陶渊明。”但其实陶渊明之为陶渊明,更多在“酒”不在诗,因此本书作者说:人生真不如陶渊明那一杯酒。

  本文摘自《人生真不如陶渊明那一杯酒》,费勇著,浙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4月。

陶渊明的隐居生活,图片来自网络

  第十杯:为了谋生,该不该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在昔曾远游,直至东海隅。

  道路迥且长,风波阻中涂。

  此行谁使然?似为饥所驱。

  倾身营一饱,少许便有馀。

  恐此非名计,息驾归闲居。

  陶渊明《饮酒》(其十)

  从前啊我也曾远游,

  一直到了遥远的东海边。

  道路啊迂回而漫长

  总有风风雨雨阻挡了前行的路。

  为什么要风雨兼程?

  不过是为了生活。

  生活所需多么简单,

  何必竭尽全力跋涉在险恶之途?

  钻营的生活实在违背我的内心,

  还不如回到家里悠闲度日。

  01/

  在这首诗里,陶渊明说,当初为了一家有饭吃有衣穿,我大老远的去做官,没有想到官场的险恶超出我的想象;算了,当初我的目的不过是谋生,谋生不过是混个温饱,何必为了一个温饱耗费那么大的心神,尤其是为了温饱牺牲自己内心的原则。

  陶渊明写这首诗时,一定是想到了庄子的一句话:“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庄子讲的是尧帝去山里寻找著名的隐士许由,要把天下让给他,没有想许由立马拒绝了,并对尧帝说:“你这样做是因为怕天下治理不好吗?既然你已经治理得很好了,这又是为了甚么呢?小鸟在树林里筑巢,只用一根树枝;鼹鼠在河里喝水,只不过满腹。还是把天下留给你自己吧!我要天下有甚么用?”

  许由的意思是人的所需其实很有限。如果我们满足于有限的所需,那么,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自得其乐,不受别人的牵制。二十世纪的画家杜尚有过同样的意思。卡巴尔问杜尚:“回顾您的一生,什么是您最满意的?”杜尚回答:“首先我很幸运,因为我基本上没有为糊口去工作。我认为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为了糊口而工作挺傻的。我希望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不必为糊口而工作。感谢我的运气,使我不必下海挣钱。从某个时候起,我就认识到,一个人的生活不必承担太重、做太多的事,要有妻子、孩子、房子、汽车……从根本上说,这是我生活的主要原则,所以我可以说,我过得很幸福,我没有生过什么大病,没有忧郁症,没有神经衰弱……我不能告诉你更多了,我是生而无憾的。”

  许由一个人在颖水河边的茅棚里度过了快乐的一生。杜尚一个人,没有妻子,没有房子,没有汽车,在纽约、巴黎这样的大都会里度过了快乐的一生,喜欢下棋的时候就下棋,喜欢画画的时候就画画,喜欢什么都不做的时候就什么都不做。

  02/

  许由、杜尚的生活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愿意克制自己的欲望,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完全可以自由地度过一生。很多人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却总是不能付诸行动,总是在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里彷徨、挣扎,总是说为了谋生。谋生成了很多人苟且偷生的借口。其实不是为了谋生,而是为了欲望,什么欲望呢?就是既要自由,既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却又不愿意付出代价。说得直白一点,还是贪婪,什么都想要,什么都不想放弃。于是,一辈子都在泥潭里挣扎。

  如果只是为了谋生,就像陶渊明所说的,谋生不过混个温饱,不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就算讨饭,人还是可以活下去的。如果谋生这件事,伤害自己的内心,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到简单的生活。用简单来抵御这个世界的险恶,用简单来化解这个世界的无聊。

  寒山说:“总为求衣食,令心生烦恼。”他的意思不是说不需要去求衣食,而是说,如果我们在谋生的过程里总是烦恼丛生,那么,就不是真正的谋生了。更进一步,他的真正意思是:如果我们为了谋生,而去做损害自己本性的事情,那么,就算你得到了金钱财宝,却让自己沦落到非人的地步,又有什么意思呢?

  03/

  陶渊明的意思很清楚,当我们为了谋生做的那件事伤害了我们自己的本性,那么,就应该不再做这件事。但如何解决生活的问题呢?陶渊明的答案是节制自己的欲望,过一种清贫却自由的生活。回到本章的标题:该不该为了谋生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如果以陶渊明的例子,那么,回答肯定是不应该。

  陶渊明不喜欢的事之所以不应该做,是因为这件事越过了他做人的原则。但是,很多我们不喜欢做的事,并不一定会越过我们做人的界限,比如,在商店做一个店员,或者在学校做一个老师,又或者陪亲戚去游览景点,或者加班写一个文案,等等,可能都不是我们喜欢做的事,但这些事并不会违背我们做人的原则,我们只是厌烦,只是不喜欢,但为了谋生,为了人情,还是不得不做,做了也无伤大雅。

  所以,如果以喜欢还是不喜欢为标准,那么,既可以回答:为了谋生,我们有时候绝对不应该做我们不喜欢的事,也可以回答:为了谋生,我们有时侯不得不做我们不喜欢的事。

  也许,这个问题换一种问法会更清晰:我们能不能把自己的爱好变成谋生的手段?如果以陶渊明为例,回答是并不能够。陶渊明最喜欢的爱好无疑是读书、写诗、喝酒,但这三件事在他那个年代都不能让他养家糊口,所以,他只好选择种地,做农夫,从他的诗里,我并不认为他发自内心地喜欢这种工作。但是,相比于当官,这个不喜欢的事情,只是不喜欢而已,并不会违背做人的原则,所以,他就把这个不喜欢的事变成自己喜欢的事了。

  这一点,有点像英国十九世纪的作家毛姆,酷爱写随笔,但没有办法用稿费养家糊口。十四岁就开始做职员,一直做了三十六年,他在晚年写《退休者》一文,开篇就说:“如果你命里注定,将一生的黄金岁月,即光辉的岁月,全部消磨在一个沉闷的写字间的斗室之内;而且,这种牢房似的生涯从你壮盛之时一直要拖到白发苍苍的迟暮之年,既无开释,也无缓免之望。”

  但毛姆并没有放弃写作。在我看来,恰恰他在业余的写作,把他从沉闷的工作压力下解放了出来。如果毛姆和陶渊明活在今天,以他们的写作才华,大约都能够透过自己的爱好赚到足够的稿费养活自己和家人。这确实是世俗生活最高的境界,自己的爱好就是自己的工作。今天这个时代,市场经济、传播技术,为每一个个人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每个人都可能从自己的爱好里找到谋生之道。

  当然,也有小朋友对我说,问题是我没有什么爱好。那么,我只能说,这个小朋友唯一要学习的只是如何喜欢自己正在做的事。你正在做的事,就是你的爱好。另有一个小朋友说:我喜欢运动,但我实在没有办法从运动里找到赚钱的门道,我不得不找一个公司去上班。那么,我只能说,这个小朋友唯一要做的,只是找一个不那么讨厌的工作维持生活,同时一辈子保持你的爱好。说不定,在你不断的坚持你的爱好的过程里,突然有一天,你的爱好解决了你的谋生问题,你再也不用回那个公司上班了。 作品简介

  《人生真不如陶渊明那一杯酒》,费勇著,浙江文艺出版社

  真不如干脆辞职

  真不如早点分手

  真不如换个专业

  真不如离开北上广……

  每当你发出“真不如”式的感慨,就是对惯性生活起了小小的疑心。

  生活方式研究方向博士生导师、暨南大学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席院长费勇教授,通过解读陶渊明其人、其诗、其酒,帮助你把小疑心发展为大觉察。二十杯酒,二十堂升级“活法”的实践指南。

  陶渊明用他一生的行动,告诉我们如何找到通向宁静生活的道路;告诉我们热爱什么都不如热爱生活,追求什么都不如追求个人的自由;如果向外能够时时领略自然的美,不忘我们只是大自然里的一个因子、一片叶子;向内能够时时保有人的深情,那么,不论穷或富,都可以度过美好的一生。

  这些都可凝聚为一个简单的句子:只要有一杯酒就怡然自乐。木心先生曾说:“有时人生真不如一句陶渊明。”但其实陶渊明之为陶渊明,更多在“酒”不在诗,因此本书作者说:人生真不如陶渊明那一杯酒。

  喝酒对于陶渊明来说,就是一种日常生活,一种可以体会生活之味的途径。陶渊明把自己放在了宇宙这个大格局里,在宗教和儒家之外,找到了另外一种活法,一种更理性更自然的活法,一种不受世俗拘束的活法。

  在这个好像失去了方向的年代,我们不妨和陶渊明一起慢饮二十杯,看清人生的真相,找到生命的内在道路。

 
 
来源: 17-09-27 10:17
 
 
 
 
  • 全城征集老物件、老照片!宁波城市展览馆邀您分享老宁波的记忆
  • 讲述鄞州制造的故事
  • 宁波,常有新变化

 
埃及亚历山大举行“埃及艳后”主题活动
巴塞罗那爆发反独立公投大游行
巴厘岛火山或将喷发部分区域变空城
玩转全球之奔放拉美
加拿大独狼恐袭锁定嫌疑人为索马里难民
沙特国王萨勒曼将首访俄或讨论中东局势
三名美国科学家分享201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埃尔多安:库区别做梦,否则将付出代价
越南史上最大腐败案之一宣判
马克龙欲砍"奢侈税"留住富豪
[行知]推进新型城市发展和管理的思考
转型期不可避免地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 [行知]姜山“镇管社区” 的困难与对策
· [行知]鄞州区发展智能经济 的基本思路研究
· [行知]新形势下加强流动党员 规范化管理的思考
新学年鄞州将启动一揽子教育改革
新鄞州将落地执行一揽子教育改革计划
· 鄞州劳动仲裁首创要素式集成系统
· 首个山区集中式供水 鄞州提速“保供水”
· 百年“六神丸” 鄞州展技艺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电话:0574-28802595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