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
我区全面深化“七联七促”活动.
发展为上,改革当先。
全面推进“六创联动”工程.

奶 奶
40.5K

  我的奶奶,鄞南傅家村人,嫁入邻村张家,育有四男三女。奶奶离开我们已经十四载有余。印象中有奶奶记忆,她已经从国营工厂纺织女工的岗位上光荣退休了,按年龄测算我出生的当年她正好50岁,因此她一退休就接手了养育我的任务。我既是她老人家全身心投入养育的第一个,也是最得宠的一个。

  奶奶没上过学,大字不识几个。但是对孩子的教育却甚为严苛,学业虽然是学校里老师教的,但她老人家总是盯着我完成作业。其实,学校的教育只是一方面,我那些不起眼的习惯都是她培养成的,现在自己保留下来最好的习惯之一就是吃饭基本不剩一粒饭。

  稍微长大点,听姑姑她们聊起了些许奶奶家的家族史,虽说不上大富大贵、身世显赫,可也曾出过人物。我们奶奶的大姐嫁与上海一大电厂的三把手,解放前家里还有好几个娘姨。大奶奶把她的小妹妹、小弟弟,甚至于我爷爷的弟弟都带出了乡下,或到上海,或北上去了北京。只留着我奶奶这一妹妹在乡下。我猜想大约那时候奶奶已经有了几个小孩,而且爷爷在宁波的工作还算安稳,担心外面的世界充满变数,于是在乡下扎了根。

  记得奶奶有一次跟我讲述过她年轻时候的故事。当时公社给她安排工作,一开始联系了镇海的一家纺织厂,她得知后死活不肯去,堵在了公社干部的办公室里,陈述的理由无非是家里小孩多,爷爷又在城里上班。最后还是得到了公社干部的同情,给安排在最近的纺织厂工作,离家十几里的地方。可奇怪的是爷爷在城里也没置业,工作最后让小叔顶替了。奶奶在所在工厂的镇上买了房子,后来给我爸用作了婚房,工作则让小姑顶替了。他们就一直生活在一个叫做桃江村的乡下,一辈子这样平淡着。

  桃江是典型的江南农村,水乡阡陌。但其实跟城里的直线距离也就十几里,只是以前的交通并不发达,去城里乘公交要转不说,有线路也是晚近的事情。从前去城里走的都是水路,上游的镇里发船慢慢悠悠途经桃江村,然后去往城里,大约还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城里。去城里无它,见见世面而后采购乡下没有的物品,还称不上白相。我记忆中第一次去城里大约就是和奶奶一起乘着航船,好像奶奶要拍张照片办证件,我一个小屁孩哭着求着也要照相,终于也有了人生第一张青涩的照片,居然还涂成了彩色。为这个我偷偷窃喜了很久,还挂在了墙上的相框里,拿来显摆。

  小时候最幸福的时候是过春节,有好玩的、好吃的,还有新衣服。对于玩,奶奶总是管得我很牢,但对好吃的,她总对我不吝啬,或者有些新奇的东西只有我才有享用的资格。奶奶总是把糖果、橘子、苹果、柿饼等藏在我能找到的地方。新衣服则早早叫姑姑做好,缝线和钉纽扣都还是她自个干的活,料子不见得多好,但让人感觉到满满的心意。奶奶的汤团做得出奇的好,可我并不爱吃,于是她总是会为我再开个小灶,做一份我最爱的桂花酒酿圆子。

  小时候的寒暑假基本上是在奶奶家过的,父母一直要工作,一个人放我在家里也不放心,还是需要管理的人。而奶奶忠实地履行了她的职责。夏天里,青蛙呱呱叫,泥鳅黄鳝都出洞,河里又可以畅游。可这样的活动她还给我订了约法三章:大中午不许出去,要午睡休息;晚上不许出去,安全第一,只能在院子里乘凉;傍晚时分去河里游泳要规定时间,不准超过一个小时以上,不然就要赶到河边来叫了。想着虽然童年少了些许乐趣,可终于没成为一个野孩子。

  渐渐地去乡下的次数少了,一方面是学业紧张起来,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小镇在发展,外面的世界越来越精彩。住在乡下的约束依旧,乐趣不增,难免心生芥蒂。每次去乡下成了例行公事,那就是去探望逐渐年迈的爷爷奶奶。可爷爷奶奶对我的感情没变。特别是我去外地上大学以后,总会偷偷把自己的退休金省吃俭用下来,填充我的生活费开支。我竟把这些都当成了理所当然。人生就是如此不对等,等我有能力去回报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晚得无可追回。或许也是一代欠着一代,一代的债总是还给下一代。

  奶奶的节俭闻名乡里,按说她和爷爷两人都从国营单位退休,拿着村里人艳羡的双劳保,可依旧不改勤勉节约的作风,在能动的时候凡事亲自动手。后来奶奶患上了肠癌,我始终不相信奶奶会那么早离世,在医生都撒手不管的时候都不相信。可她心里面还是想着多活个几年,看她的后辈们一个个幸福起来。

  现在,也只有在睡梦中奶奶的身影才会飞入,仿佛间她仍然在。可是那个曾经最爱我的人早已逝去,留下的唯有念想!

 
 
来源: 17-05-19 09:13
 
 
 
 
  • 全城征集老物件、老照片!宁波城市展览馆邀您分享老宁波的记忆
  • 讲述鄞州制造的故事
  • 宁波,常有新变化

 
埃及亚历山大举行“埃及艳后”主题活动
巴塞罗那爆发反独立公投大游行
巴厘岛火山或将喷发部分区域变空城
玩转全球之奔放拉美
加拿大独狼恐袭锁定嫌疑人为索马里难民
沙特国王萨勒曼将首访俄或讨论中东局势
三名美国科学家分享201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埃尔多安:库区别做梦,否则将付出代价
越南史上最大腐败案之一宣判
马克龙欲砍"奢侈税"留住富豪
[行知]推进新型城市发展和管理的思考
转型期不可避免地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 [行知]姜山“镇管社区” 的困难与对策
· [行知]鄞州区发展智能经济 的基本思路研究
· [行知]新形势下加强流动党员 规范化管理的思考
新学年鄞州将启动一揽子教育改革
新鄞州将落地执行一揽子教育改革计划
· 鄞州劳动仲裁首创要素式集成系统
· 首个山区集中式供水 鄞州提速“保供水”
· 百年“六神丸” 鄞州展技艺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电话:0574-28802595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