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
我区全面深化“七联七促”活动.
发展为上,改革当先。
全面推进“六创联动”工程.

大漆传人黄谋寿,不得不说的人生传奇
他用这门手艺,曾经参与修复天童寺和阿育王寺
40.5K

  鄞州新闻网记者卢霞 通讯员 宋嘉音

  走进幸福苑社区黄谋寿的家,客厅里的几件工艺品非常引人注目。黑胡桃木色的表面,铮铮亮,造型各异。黄师傅说,这些工艺品都源于一些经典故事的桥段。“这些都已经有20多年了,好的漆只会越擦越亮,不会发生变化。”

  和大漆打了一辈子交道,但黄谋寿留在家里的作品并不多。“以前只想着工作,哪想到要收藏啊。”

  黄谋寿是宁波人,今年83岁。大漆这门手艺他从小耳濡目染,但真正和大漆打交道,还是在30岁之后。学过红帮裁缝、去过西部支边,即使中间相隔多年,黄谋寿还是接手了这门三代祖传的手艺。宁波人引以为自豪的天童寺和阿育王寺,他也曾经参与过修复工程。

  说起这门手艺,跟大漆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黄谋寿滔滔不绝,“很多年轻人都不了解大漆。所谓大漆是天然漆,它是漆树上长出来的漆,又称为国漆。大漆有很多优点,被称做‘漆中之王’。”因为大漆工艺年代太久,从原料、制作到使用,现在已经乏人问津。但大漆制品从来没有离开过百姓的日常生活,哪怕是小到一个碗。

  14岁之前,黄谋寿一直在宁波上学,空闲时他喜欢跟着爷爷和父亲学上漆的手艺,有时也会在废弃的木材上胡乱配色。或许是看到了他在这方面的天赋,后来爷爷和父亲开始向他传授这门手艺,教他如何做物件,如何上漆。

  一年后,时局的动荡使得家里的大漆生意受到极大影响。不得已,黄谋寿只好放弃学业去上海谋生。在上海,他并没有以大漆为生,而是做起了红帮裁缝。裁缝的工作让他维持了生计,可在骨子里,黄谋寿最爱的还是大漆。空闲的时候,他还是喜欢琢磨大漆工艺,立志当一个好的大漆师傅。“好漆工需要会画、会刻,还要会雕塑,懂色彩关系,更要会调漆,否则算不上是个合格的大漆师傅。”之后,黄谋寿响应国家号召,还去了西北支持西部建设。

  上世纪70年代末,已经回到家乡的黄谋寿入职宁波工艺美术研究所专职研究工艺品制作。那年他三十出头,也是从那时起,他专职和大漆打起了交道。期间,黄谋寿曾参与多个工程项目,最让他自豪的就是参与修复天童寺和阿育王寺。1980年,黄谋寿为了修复天童寺,在天童住了一年多,为寺庙里的各种佛像上色、贴金箔。“天童寺修复的工程量非常大,很多佛像比如四大金刚,需要的颜色种类繁多,如何调出庄重又尊贵的佛像颜色,全凭经验。”黄谋寿说,有时为了调出满意的颜色,他需要尝试几十次,甚至上百次。在修复天童寺的一年多时间里,黄谋寿只回过5次家。因为这次成功的修复经历,黄谋寿又受邀参与了阿育王寺修复工程。

  黄谋寿说,刷大漆这门手艺对体质的要求也很高,大漆在干燥之前是有毒性的,初学者都会过敏,甚至闻到大漆的味道也会起疹子。“现在的年轻人没有几个能吃得了这份苦,所以现在很少有人做了。”

  不少明清旧家具采用的都是大漆工艺,现在会刷大漆的手艺人越来越少。眼瞅着这门老手艺快要失传了,黄谋寿说他心里也着急。他希望老手艺能继续传承下去。

 
 
来源: 17-05-10 09:18
 
 
 
 
  • 全城征集老物件、老照片!宁波城市展览馆邀您分享老宁波的记忆
  • 讲述鄞州制造的故事
  • 宁波,常有新变化

 
埃及亚历山大举行“埃及艳后”主题活动
巴塞罗那爆发反独立公投大游行
巴厘岛火山或将喷发部分区域变空城
玩转全球之奔放拉美
加拿大独狼恐袭锁定嫌疑人为索马里难民
沙特国王萨勒曼将首访俄或讨论中东局势
三名美国科学家分享201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埃尔多安:库区别做梦,否则将付出代价
越南史上最大腐败案之一宣判
马克龙欲砍"奢侈税"留住富豪
[行知]推进新型城市发展和管理的思考
转型期不可避免地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 [行知]姜山“镇管社区” 的困难与对策
· [行知]鄞州区发展智能经济 的基本思路研究
· [行知]新形势下加强流动党员 规范化管理的思考
新学年鄞州将启动一揽子教育改革
新鄞州将落地执行一揽子教育改革计划
· 鄞州劳动仲裁首创要素式集成系统
· 首个山区集中式供水 鄞州提速“保供水”
· 百年“六神丸” 鄞州展技艺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鄞县大道中段1357号广博国贸中心22楼2216室  电话:0574-28802595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日报社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yz.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