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周秀芳从李惠利小学退休,被一所私立学校返聘。2014年年初,周秀芳去青海旅游,途中看到一名骑马放牧的孩子带着书本,就热情地上前辅导起来。看到这一情景,一位曾在贵州支过教的老师和她聊了起来,这位老师告诉她,贵州的偏远山区很缺有教学经验的老师。于是,周老师萌生了到贵州支教的念头。 详细
本报3月2日报道了环卫工人杨东恩行善报恩的感人故事,引起各大媒体持续关注。昨天上午,记者在区环卫中心兴宁中转站采访时发现,杨东恩本月初的善举并不是偶尔之举,10年来,他已累计捐款近5万元。3月1日,杨东恩来到区慈善总会捐出2.1万元,说起自己的爱心之举,他说,这是为了回报45年前老师对他的恩情。 详细
5头生猪,让他感念至今65年前,在邱隘镇的一户普通家庭里,男人靠和别人合伙贩卖猪肉为生,女人则在家里照顾儿女7人。家里穷,没有进货的本钱,就只能先赊来猪肉,将肉卖掉后,再把钱还给别人。如此往复,靠着从中间赚点差价,维持着一家9口人的生活。这个男人,就是蔡体生的父亲。蔡体生回忆说,当时他才十几岁,突然有一天,家里来了几个陌生人。细问之下,原来是父亲找他们进了5头生猪,一直没有将钱还给他们。 详细
前天深夜,网友“郁金香”在微信朋友圈晒了一条信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是车子好难打扫!底下朋友们的留言充满了正能量,纷纷夸“郁金香”做对了。记者昨天获悉此事后,辗转联系上了“郁金香”。原来,他是云龙镇明涵电气有限公司的职工,名叫郁军波。 详细
顾客买完早点后,将钱放进一只塑料小盆里,如需找零,自己在小盆里找好即可。店里的老板和伙计们只管炸油条、烙饼、卖包子……这家位于首南街道南裕社区一期学士路旁的早餐店,开办3年来生意一直很红火。 “我信任每一名顾客。”老板娘陈路明说。 详细
连日来,本报报道的塘溪镇塘头村徐兰芳大妈上门归还15年前“欠款”的事迹感动全社会,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网等全国各级媒体纷纷予以关注,广大读者和市民给予高度评价。昨天,市委常委、区委书记胡军在《鄞州日报》相关报道上作出批示。 详细
走进文化礼堂,古色古香的建筑散发着历史气息,礼堂中间悬挂着一块横匾,上写“八行堂”三个大字。据《史氏家谱》记载:“八行”即史氏第四代史诏,由于奉行宋徽宗提出的“孝友、睦姻、任恤、中和”,获得宋徽宗诏书,封为“八行先生”。自此,“八行”就作为史氏的堂号。而这八字也成了史氏族人的家训。 详细
据村里老人介绍,杜氏始祖名讳安,称尚德公,系唐代大诗人杜甫九世孙,源自杜甫次子杜宗武一脉。据说在五代时,曾任镇江节度使、云南都督军事的杜显第五子杜安,为避乱世迁至鄞东,喜爱管江山水之胜,于是定居下来,名其地曰“花溪”,筑室“花溪草堂”,后因袭为宗族祠堂名,并建“花溪书院”,境内导引四溪而仿四川,以示不忘自己是杜甫之后。 详细
走马塘村位于鄞州新城区西南方,属姜山镇最南面的一个行政村,为陈氏始祖开基。北宋年间,江苏长洲县人陈矜中进士。初任县尉,后任明州知州。他勤政爱民,巡视水利,疏通河道。咸平四年,为救万民,陈矜开仓赈灾,卒于衙内,享年58岁,死后葬于鄞南茅山。其子陈轩,为太平兴国八年的进士。陈轩为父守墓的三年里,举目远眺青山秀水,心生爱慕,产生了定居此地的念头。 详细
昨天,当记者走进云龙镇上李家村文化礼堂村史陈列馆,迎面是一幅玉雕全村缩略图,上书“全球五百佳,生态上李家。”村支书李德龙说:“环保是我们村的荣耀和骄傲,我们要把这个好传统一直传下去。” 详细
正衣冠、朱砂启智、开笔启蒙……今年8月20日,45名将要入学的小朋友参加了在塘溪镇童村文化礼堂举行的开学启蒙、金榜题名贺学礼仪,童村人“世代读书、格物致知”的家风体现得淋漓尽致。至今,这一极富传统文化元素的仪式成功举办了四届。 详细
夫妻俩经常一起行动:发个通知,你负责这几家,我负责那几家;收医保费,一个收钱,一个记账。平日摆摊时碰到街上有人拌嘴争吵,他们总是最先过去调解。他们还是村民最先想到的调解达人,遇到事情,坐一坐、聊一聊,就劝好了。在村里,看见地上有个烟头,他们主动捡起来丢进果壳箱;看到路面脏了,他们马上回家拿扫把来清扫一下。 详细
在小钱眼里,陈寿康大伯和王象娥阿姨是一对让他敬重又羡慕的老夫妻。小钱从江西来宁波打工,在陈家附近租了房子,陈大伯和王阿姨给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夫妻俩从不吵架,和子女也很融洽,婆媳关系像母女,对别人也十分友善。上半年,陈寿康夫妇参加镇里组织的金婚活动,他们的媳妇带着小孙女全程陪在身边。 详细
洞桥镇有金婚夫妻400多对,钻石婚夫妻也在百对以上,阖家美满的家庭正能量正逐渐成为这个人文小镇新的标签。本报今起推出“从洞桥镇金婚家庭看家风家训”系列报道,报道一批金婚夫妻的爱情故事,追寻背后的地域、文化因素,展示鄞州“义”文化。 详细
凌氏宗祠角落曾有一块长满青苔的石碑,上书“中华民国十年孟春月凌仁华啟”,碑文内容为:凌仁华因不忍心看到村里儿童失学,捐助五千元大洋作为校舍建设启动资金,并把家中40亩土地的收租作为入校学童的日常开支,为防生变,立碑让村里人作证。时光流逝,此碑见证了陈介桥村的重教之风。 详细